欢迎来到唯美大杂烩! 手机访问:酷酷头像

酷酷头像

阿朱来自:安徽省 亳州市 涡阳县  坐标: 221489° 时间:2019-06-21 07:01

酷酷头像: 黑箱方法是中医身上披的一张虎皮,缺失:酷酷头像

我们找到第196篇与黑箱方法是中医身上披的一张虎皮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黑箱方法是中医身上披的一张虎皮

黑箱方法是中医身上披的一张虎皮(黑水城)

中医捍卫者一直在宣称中医最大的特色是整体方法,例如就说过中医是控制论,中医是系统论等等。1956年,控制论创始人艾什比(William Ross Ashby)提出了黑箱法的概念,很快就有国内的学者套在中医身上,认为几千年前的中医早就使用了黑箱方法。

教材《中医学》是这么写的:“有人认为,司外揣内方法与现代控制论的‘黑箱方法’类同,此方法可以预测研究对象内部大致的联系与变化。”

黑箱方法是什么呢?《辞海》的介绍:“通过观测黑箱外部输入信息(外界对黑箱的影响)和输出信息(黑箱对外界的反应),以研究和认识其功能、特性、结构、机理的科学方法。黑箱法注重以整体和功能考察事物和系统,便于研究完整状态下和解剖状态下具有不同性质和功能的高级复杂系统。它根据输入(因)和输出(果)建立黑箱模型(数据或图框模型)进行分析、预测。化繁为简,便于研究规模庞大、结构复杂、因素繁多的系统,如生态、经济、社会、脑等。”

乍看起来非常匹配:

- 中医把人体当作一个黑箱系统。

- 黑箱模型依靠外部的输入输出信息研究,而中医通过“尝百草”等方式观察输入中药对身体影响。

- 黑箱只能从外部观察,中医也是通过“望,闻,问,切”四诊观察外在症状,获得输出的信息,并用“司外揣内”的思维来推测人体内脏状况。

- 黑箱不打开对象系统内部,中医也不采用解剖方法,打开对象系统的是西医的做法,是白箱方法。

“中医很早就应用黑箱方法理论”,这个说法打了一个空档。普通人不了解黑箱方法,所以对此不明觉厉;中医捍卫者也不了解科学原则,对此归类也很笑纳;有些理工科出身的控制论学者,因为不了解中医的背景,对此也没有质疑。一位著名的控制论学者甚至专门写了一篇《中医奇迹与黑箱方法》,其中写道“与西医体系不同的祖国医学,正是一种不打开黑箱来调节控制人体的医学理论体系。”,“祖国医学和西医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医学体系。前者采用了不打开黑箱的研究和控制方法,后者采用了打开黑箱的方法。它们分别建立了不同的人体模型。这两个模型是互为补充的,但决不是等价的。”而一些自动控制专业的教科书上,都加入了类似表述:

“黑箱方法可以说古已有之,例如我国的中医看病,通常是通过‘望、闻、问、切’等外部观测来诊断病情,并不进行开刀解剖,这就是典型的黑箱方法。”

从此,这种跨界的说法几乎成为了共识。看起来好像中医又一次领先了现代科学数千年,又为祖国和民族贡献了一项自豪感。

且慢,有一个逻辑问题:人是有鼻子有眼并且两条腿走路的动物,那么有鼻子有眼并且两条腿的动物就是人吗?这是个逆命题,必要条件不等于充分条件,特征符合不等于本质符合。我们需要反问一下,中医方法有些特征很像控制论的黑箱方法,那么中医就一定是黑箱方法吗?

黑箱方法首先是一种科学方法,这是它的本质,因此必然要求遵从科学方法必备原则。

一,中医实践经验能否满足因果关系?

《辞海》里说到“它根据输入(因)和输出(果)建立黑箱模型”,这里就提到了一个原则,黑箱方法研究对象得出的输入输出信息应当具有因果关系。医学上输入就是服用了某种药物,或者做了某种刺激,如针灸火罐,输出就是病症的变化,一条医疗实践经验相当于一种输入输出的关系,这就需要问:中医的医疗实践经验,能否满足因果关系呢?

这是一个实践过程中需要反复评议的问题,需要逻辑思辨和具体实证来辅助判断,排除其他非因果的关系的干扰。

首先要排除“无输入有输出”的情况。我们主观上以为吃了某种药,病症就会消失,而实际上有时候即使不吃药,有些病症也会自行消失。这种情况医疗上称为“自愈”。科学已经发现,人体有一些自愈功能,比如普通感冒,即使不吃药,人体的感冒症状也会一周左右消失。又如面瘫,多是由于病毒感染所致,病毒感染是一种自限性疾病,因此无论用不用针灸治疗,大部分面瘫过一段时间也会自然恢复。在这种情况里,吃药针灸和病愈如同鸡叫天就亮一样,只存在时间先后的关系,不存在因果关系,那么这种实践经验就不能作为黑箱方法所指的输入输出。

第二个要排除“输入偶然造成输出”的情况。有些输入输出的经验,某个时候放在某个人身上据描述是有效的,但是放在其他人身上没有同样的作用,甚至在另外一个时间放在同样一个人身上,同样的输出也没有重新出现。医学上把这种情况归为“个案”,无论是不是患者亲自描述,个案没有得到大概率复现之前,都是不能当做规律使用在其他人身上的。

中医在介绍功效的时候,喜欢讲个案故事,一种模板是“某某中医治好过某某名人的某某亲戚的病”,一种模板是“走遍了各大医院都没有找到病因,后来找到了一个老中医就神奇的治好了”。在这些故事模板中,中医总是以一种神奇的面貌出现。之所以觉得神奇,是因为少见,在数学看来就是一种极低概率事件。对于这些神奇故事,与其花时间纠结讲故事的人描述是否真实,不如直接问关键问题:这样的神奇,能不能复现?我们都听过守株待兔的故事,几千年来总有那么几只兔子撞树上,这种事件碰上一次很神奇,但是不会复现,守株待兔显然就不能成为一种经验。中医想证明自己的实践经验有效,只谈个案是不行的,需要摆出数据,按照统计学原则拿出足够大的病历样本,给出治愈率数据,无效比例多少,治死比例又多少?中医号称有几千年的实践经验,也常说中药传播至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但是当问及统计数据和治愈率的时候,这个数据就拿不出来了。

第三个要排除“多输入造成单输出”的情况。医疗上要问,吃药治病的时候是否忽略了吃下去的其他的东西?如果有效果,应该归因于哪个输入项?这就需要仔细的辨识,否则获得的输入输出关系可能就是一种伪经验,既不能当做有效的规律来应用,也就无法用于后面的理论建模上。

这种道理想想南郭先生的故事就理解了,南郭先生混在合奏队伍里,齐湣王是听不出来他的真实水平的,当齐湣王换成了齐宣王,合奏改成了独奏,要求对乐师一一检验,南郭先生的本事就混不下去了,只能逃之夭夭。

被孩子“湿疹”困扰的家长,可能都听说过首都儿科研究所中药制剂“肤乐霜”治疗湿疹效果好。从说明书上看,肤乐霜是一款由荆芥穗,连翘等药材制成的中药,专治儿童湿疹,风疹。这让人觉得治好湿疹就是这些中药的功劳。然而从一些公开的信息上能查到,老版的肤乐霜配方里掺入了西药地塞米松,这本来就是有效治疗湿疹的激素。那么中药能不能治疗湿疹,这个因果关系就需要打个问号了。2010年北京市药监局禁止医院院内制剂使用中药掺西药的复方,从那以后,很多家长也开始抱怨,单独神药肤乐霜治湿疹没那么灵了。实际原因就是新版肤乐霜不再掺入西药激素,只是在说明书上补充了一句话“与醋酸地塞米松乳膏合用涂于患处”,儿研所每次开肤乐霜的时候,都会搭配上一款“艾洛松”(主含醋酸地塞米松),这些做法都证明了“肤乐霜”是靠其中的西药激素来治湿疹,而不是里面的中药成分。

中药掺入西药,这是中国普遍存在的一种不符合现代医学规范的做法,比如很多以中药为名号的复方感冒药,都掺入对乙酰氨基酚或者马来酸氯苯那敏。这很让人感到奇怪,如果中药自身是有效的,为何还需要掺西药呢?到底是中药起了作用还是西药成分起了作用,这就是一笔糊涂账。搞清楚这笔糊涂账也简单,就应该按照南郭先生故事里齐宣王的方法,让中西医分开,分别来表现自己的疗效。谁是南郭先生,如同“肤乐霜”的故事一样,很快就能搞清楚了。

第四个需要考察“单输入多输出”的情况。在医学上,考察一种药物要同时考察有效性和安全性,一个药材吃下去,有没有改善病情是一项输出信息,副作用是什么,毒性如何又是另一项输出信息。这些输出信息,医学上有责任研究清楚,才能保证由此在医疗方案能够安全可控的使用。

中医药关于副作用就流行三种不一致的说法。宣传的时候都说“中药副作用小”,一旦出了问题,挡箭牌的说法就是“是药三分毒”,而如果要求中药白纸黑字的把责任落实在说明书上,那上面就只写了“尚不明确”!至于“三分毒”也是一种没有医学专业精神的说法。朱砂和甘草都是三分毒?对归经的器官和其他器官都是三分毒?对成年和幼儿都只有三分毒?这些安全性问题都是“尚不明确”,那中药怎么还能用于人体身上呢?

典型的案例还有龙胆泻肝丸事件,也称马兜铃酸肾病事件。从1993年开始人们陆续就发现一些中药材如关木通、广防己、青木香等马兜铃属草药导致肾衰竭,1999年美国FDA、英国MCA和比利时政府等因此对中草药和中成药进行强烈抵制。而中国直到2003年才有相关报道,众多使用龙胆泻肝丸的患者发现,平时因为上火、耳鸣或者便秘所服的龙胆泻肝丸,竟然导致了自己缠绵不愈的肾病(肾损害甚至肾衰竭、尿毒症),据当时的报道,全国有200多家药厂都曾生产龙胆泻肝丸,致病人数10万人(最后肾衰死亡)。对古代医疗经验如果失去严谨考察,忽视其输出的副作用,那就救人不成反害人。

达不到输入输出的因果关系的实践经验就只是一种粗经验,而除此之外,中医药对输入输出经验的真实性也是很值得怀疑的。

有一种情况是,输入输出实践经验描述中,输入信息本身是错误的。

2015年的诺贝尔生理医学奖颁给了中国的屠呦呦,表彰她在发现青蒿素过程中的杰出贡献。从屠呦呦讲述故事来看,发现青蒿素是受到古人葛洪所著的《肘后备急方》“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漬,绞取汁,尽服之”的启发。虽然诺贝尔奖委员会专门澄清过并不是表彰中医,但国内舆论还宣传中医为人类贡献了青蒿能治疟疾的实践经验。然而这一个故事包含的输入输出信息,却是不符合事实。屠呦呦所在的科研组整理过一册《抗疟单验方集》,包含640多种草药,其中就有青蒿,然而实验发现这些古方所用草药,无一能用,青蒿抗疟疾的效果很差,甚至不如胡椒。这显示葛洪的《肘后备急方》里青蒿能抗疟疾的这条经验是不成立的。后来屠呦呦研究组发表的论文《一种新型的倍半萜内酯——青蒿素》也证实了:“我们从菊科植物Artemisia annua L .中分离出的一种结晶,定名为青蒿素。”而实际上当时的《中国植物志》Artemisia annua中文名是黄花蒿,而青蒿的拉丁学名为Artemisia carvifolia。青蒿与黄花蒿是两个物种,青蒿素应该是从黄花蒿中提取的。所以说,这条广为传播的实践经验中输入信息是错误的,能提取青蒿素治疟疾的是黄花蒿(Artemisia annua),而不是中医典籍《肘后备急方》中说的青蒿(Artemisia carvifolia)。

其实《肘后备急方》提供的治疗疟疾偏方有40多种,错误的不止这一条,如有些偏方是白天抱着一只大公鸡,让公鸡大叫,治疟疾。把蜘蛛包在饭团中,吞下,可治久疟。这些经验非常荒唐,所说的输出的疗效信息都是错的。可笑的是,葛洪来者不拒,把这些明显错误的伪经验都收集了进去。

像葛洪这样记录伪经验的中医药大师还包括李时珍,他所著的《本草纲目》是奉为中药学的经典。里面也是有明显的信息错误,例如鱼胆,书里是这么写的:“鲤鱼胆【气味】苦,寒,无毒。【主治】目热赤痛,青盲,明目。”然而事实上鱼胆不能明目,倒是能瞑目,实际上鱼胆是有毒的,其中所含的氢氰酸、组织胺等物质会引起胃肠道、心肌以及脑细胞的损害,严重的还将引发急性肾功能衰竭。直到现在还看到多地报道老人家让小孩子吃鱼胆,造成孩子中毒身亡的惨痛事件。《本草纲目》类似这种输出疗效完全错误的伪经验还有很多,足见李时珍本人编纂书籍时,对其中经验根本就没有做过验证,其真实性值得怀疑,必须重新审视。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到,中医在研究人体这一黑箱对象时获得的输入输出经验,充斥着很多的粗经验,伪经验,是不符合现代黑箱理论中输入输出关系所需要的真实的,确定因果关系等原则的。

公平地说,让古人具备这么完备的逻辑实证精神是难为古人了。正因为如此,我们该认识到古代人实践经验没有科学把关,没有完善的逻辑思辨来支持质量把控,既粗糙的又错误。因此,无论流传千年,无论记载在什么经典上,都不能迷信。不仅是别都信,而是检验之前都别信。只有按照现代的标准严谨的检验,去伪存真,去粗取精,依靠逻辑和实证,落实足够有力的证据,才能最终被用于医疗方案。

二,中医理论建模是否符合黑箱方法?

黑箱方法完成获取输入输出实践经验这一步骤之后,就要“根据输入(因)和输出(果)建立黑箱模型(数据或图框模型)进行分析、预测”,建立黑箱模型就是建立医学理论。中医理论建立的过程中,概括地说做了几件关键的工作。

1) 建立人体内部脏腑经络模型

2) 通过“司外揣内”的方法建立“藏象”学说,确立病症(“象”)与人体内部脏腑经络状况(“藏”)的对应关系

3) 通过药物“归经”,确立药物与人体内部脏腑经络的对应关系

我们来看一个中医理论诊治的示例。如果病人“心悸失眠”,中医根据外象跟脏腑状况对应起来,诊断为“心火亢盛”,然后再开朱砂、丹参等归心经药以清心安神。这就是中医理论诊治的形式。而前面“青蒿能抗疟疾”之类,虽已说明是伪经验,其形式则是一种经验诊治的形式,不是理论诊治的形式。

那么,中医建模的这几个关键工作是不是符合黑箱方法理论呢?

中医理论建模的核心就是人体内部的功能结构模型。按照中医书籍的介绍,中医对人体模型依据有四处,古代解剖学认识奠定了形态学基础,司外揣内和取象比类等独特的思维方法推测功能,医疗实践经验推测内部联系,古代哲学思想构建系统理论。中医自诩“黑箱方法”,有着“不打开黑箱对象”的特征,而历史上中医是有一些解剖经验。比如心脏:“心象尖圆,形如莲花”“位于胸中”;又如肾脏:“肾有二,精之居也,生于脊齐十四椎下,两旁各一寸五分,形如豇豆,相并而曲附于脊外,有黄脂包裹,里白外黑。”这些经验虽然原始朴素的,跟现代解剖学还有较大出入,但说明中医不完全是黑箱经验。

但是由于古人缺乏更多打开对象的手段,不得不采用了“司外揣内”的方法。很多中医学者也把“司外揣内”方法类比为现代控制论的“黑箱方法”。“司外揣内”,外,指因疾病而表现出的症状、体征;内,指脏腑等内在的病理本质。由于“有诸内者,必形诸外”,所以《灵枢·论疾诊尺》说“从外知内”,就是说通过诊查其外部的象征,便有可能推测内在的变化情况。说起来很哲学,做起来却不科学,中医“司外”获得的信息非常少,比如望闻问切,切脉得到的信息量不超过一张心电图。又比如对微生物学,中医只能以笼统的“外邪”统称,既不能区分病毒和细菌,对具体的病原,比如鼠疫、霍乱、疟疾、天花,更是无法认识。凭着苍白的片面的信息量,是如何揣测出如宇宙般复杂的人体内脏模型呢?只能靠想象力来填补,实际就是“臆想”。我们都熟悉盲人摸象的成语,比喻对事物只凭片面的了解或局部的经验,就乱加猜测,想做出全面的判断。同样的方法,名字从“盲人摸象”换成“司外揣内”,为何中医就认为得到了正确的认识呢?

“司外揣内”建立起来的中医内脏模型是不是正确认识,我们是可以检验的。

比如“心藏神,肺藏魄,肝藏魂,脾藏意,肾藏志”,其中“心主神明”说法流传千年渗入文化。而现代医学已经清楚的证明了,脑才是主导人的思想精神,记忆,控制,平衡等功能的器官。中医对心脏的功能描述是错误的。

那么中医对脑的认识呢?《黄帝内经·素问》中描述:“泣涕者脑也,脑者阴也,髓者骨之充也,故脑渗为涕。”居然认为脑是流涕的器官,这种认识实在荒谬。

而中医对于经络的描述,也是经不起推敲。中医理论的十二正经认为体内十二经脉是闭合的一个环,经脉上运送着维持生命的气血,据说这样的也是运用司外揣内的方法,长期的实践经验总结出来的。然而,经过千年理论,如何面对残障人?比如双下肢截肢,整个闭合的经脉网络被截断为不相连的数段,还怎么承载气血?难道残障人就不能存活了?那么中医们看到残障人奥运会比赛的时候,该怎么自圆其说?

对于中医“司外揣内”出来的种种错误,借用先人的一句问话:“众盲摸象;各说异端;忽遇明眼人又作么生?”中医经络这种建模过程,天知道依靠了什么实践经验,倒是充满了太多的揣测,怎么可能经得起推敲呢?黑箱又不是黑锅,中医这种方法黑箱理论不背。

中医观察人体的手段缺乏,思辨形式也是缺乏逻辑,具体表现在“取象比类”的运用。

取象比类,即根据被研究对象与已知对象在某些方面的相似或相同,推导在其他方面也有可能相似或类同。又称援物比类。这方法在中药学中运用广泛。比如:由于花朵多生于植物的顶端,所以它的药用功能是多治头部疾病,故有“诸花皆升”之说;而动物的骨、肉、脏器之类药品能治疗人身体中与之相同或相近部位虚损类疾病,这就是国人熟悉的“吃啥补啥”的说法。而极具非议的是穿山甲的故事,中医根据穿山甲会穿山打洞而联想到穿山甲入药能“通经下乳”,正因为有此说法,穿山甲怀鳞其罪,命运悲惨,近年来的捕杀使得亚洲穿山甲濒临灭绝。而穿山甲入药催奶的效果,根本没有证据,就是一条“取象比类”出来的伪经验。

“取象比类”是一种形象思维,拿着特征判断来取代本质判断,不是一种符合逻辑的方法,自然不能为科学方法的黑箱方法所接纳。

而取象比类的思维,还继续用在中医系统理论的建构上。在理论化的过程中,中医开始接受天人合一思想,借用了阴阳五行这个模板,建立起了系统理论。为了体现“天人合一”,《黄帝内经》需要把人体跟自然界类比了起来。如《灵枢·邪客》描写的:“天有五音,人有五脏。天有六律,人有六府。……天有阴阳,人有夫妻。岁有三百六十五日,人有三百六十五节……地有十二经水,人有十二经脉。……此人与天相应也。”这种描述已经脱离解剖学实践,到处都体现“取象比类”的思维方式,例如“岁有三百六十五日,人有三百六十五节”,为了迎合一年365天这个数字,非要将人体骨头定为365块。其实只要仔细做过一次人体解剖实践,无论是古人还是今人,人体骨头数出来都是206块左右,为何为了“人与天相应”,就编造人体骨头365这个事实呢?难道闰年生的人,骨头就有366块吗?

这里使用的建模方法已经脱离了观察实证,把理论形式凌驾于客观规律之上,同样不被黑箱方法所接纳。遗憾的是,这些与事实严重不符的错误,竟然写在书中,流传了千年而没有人指出,中医自诩“经过数千年实践检验”,却连一个骨头数的错误都检验不出来。

综上所述,无论是方法,逻辑,信息以及推导出来的结论,都不满足一个科学方法所要求的原则,这样的建模怎么能披上“黑箱理论”的外皮呢?

人体内部模型是医学理论的核心,理论建模又是是环环相扣,如果功能描述都错误了,那么接下来的建模工作,必然引起错误不断迭代。

我们由此对藏象学说的工作提出质疑。中医的藏,是指藏于人体内部的内脏。中医的象,定义是人体内部脏腑表现于体外的生理病理现象。藏象学说,就是把体外生理病理现象(“象”)和人体内脏(“藏”)联系起来的工作,即“以象测藏”,也是前面讨论过的“司外揣内”。中医对人体内脏功能的认识本身是错误的,还要在此基础上继续开展“藏象”的对应研究,那盲人摸象般的错误认识导致错误的内脏功能定义,反过来,错误的内脏功能模型也致使体征测量联系到错误的器官,错误迭代的后果就是错误循环。

我们也有理由对中药归经打上问号。归经是药物作用的定位概念,即表示药物在机体作用的部位。归经理论是以脏腑经络学说为基础,以所治疗的具体病证为依据总结出来的用药理论。然而前面的讨论几乎摧毁了归经理论的基础。一来中医的人体模型错误百出,内脏的功能,规律描述与事实诸多不符,中药归经,岂不是归到错误的机体位置?二来如前面讨论过中医药的实践经验,粗经验与伪经验俯拾皆是,根据这些来进行中药归类等于固化了这些错误。如此建立起来的归经理论无法可靠使用。

再谈前面所述的例子,如果病人“心悸失眠”,依据藏象学说诊断为“心火亢盛”,但心脏不主神明,怎么推为“心火”呢?难道是“脑火”?而且“亢盛”怎么度量?普通人正常是什么情况,“亢盛”又到什么程度?这些无从检验,无法度量,诊断也就不可靠。然后再开朱砂、丹参等归心经药,那么朱砂归心经的证据是什么?是朱砂聚集在心脏部位浓度更高吗?可心主神明,这个心是脑部的功能啊!一个诊断,推导的逻辑链上充满太多不确定的问题,而中医的证据只有笼统的一句话“千百年的实践经验”,这不就是经验迷信吗?这样的中医理论诊治令人怀疑。

作为科学方法,黑箱方法不生产客观规律,它只是客观规律的发现工。我们研究的人体的生命规律是客观存在的对象,无论是中医西医,研究对象都是人体,认知也应当一致,如同XYZ坐标和球坐标,都在描述一个空间位置,也如同英制单位和公制单位都能可以互相换算。这几种人体模型,应当是等价,而且满足一一映射的关系。如果不是,至少有一方是错误的,需要检验需要改正。实际上,西医(其实是现代医学)追求白箱方法,却也从来没有排斥黑箱方法,西医看的是证据,经得起检验和推敲的证据。我们也看到,西医进化成现代医学以后,融入了自然科学体系,既接受各个学科的审议,也借助现代科技的成果,增强自己研究人体系统的手段,实际医疗成就也突飞猛进。相比之下,中医还在古代经典模型与近代虚拟模型中纠结,到底哪一方错误残缺,哪个理论要废除,答案显而易见。

三,结语

看到这里,对于中医是不是使用了现代科学的黑箱方法概念,是否能下了结论?

如果还没有,不妨来回顾一下狐假虎威的故事:一只狐狸对老虎自称是百兽之王,让老虎跟在它身后去森林里看看动物们的反应,结果动物们看见他们了,都吓得四处逃窜。老虎不知道所有的野兽是因为怕自己而逃走的,它还以为真的是害怕狐狸呢。

中医就特别喜欢借用各种现代科学术语来包装自己,比如说中医是控制论,是系统论,中医具有非线性特征,阴阳五行实质是混沌观,五脏的生克关系是“内稳定器模型”,“援物比类”(即“取象比类”)是控制论的“构建同构系”方法等等。可是如同“中医是黑箱方法”的说法一样,无论怎么包装,“狐”始终是“狐”,不会因为披上虎皮唬人就变成“虎”。

最新黑箱方法是中医身上披的一张虎皮可以看看这篇名叫黑箱方法是中医身上披的一张虎皮的文章,可能你会获得更多黑箱方法是中医身上披的一张虎皮

我们找到第187篇与黑箱方法是中医身上披的一张虎皮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黑箱方法是中医身上披的一张虎皮

黑箱方法是中医身上披的一张虎皮(黑水城)

中医捍卫者一直在宣称中医最大的特色是整体方法,例如就说过中医是控制论,中医是系统论等等。1956年,控制论创始人艾什比(William Ross Ashby)提出了黑箱法的概念,很快就有国内的学者套在中医身上,认为几千年前的中医早就使用了黑箱方法。

教材《中医学》是这么写的:“有人认为,司外揣内方法与现代控制论的‘黑箱方法’类同,此方法可以预测研究对象内部大致的联系与变化。”

黑箱方法是什么呢?《辞海》的介绍:“通过观测黑箱外部输入信息(外界对黑箱的影响)和输出信息(黑箱对外界的反应),以研究和认识其功能、特性、结构、机理的科学方法。黑箱法注重以整体和功能考察事物和系统,便于研究完整状态下和解剖状态下具有不同性质和功能的高级复杂系统。它根据输入(因)和输出(果)建立黑箱模型(数据或图框模型)进行分析、预测。化繁为简,便于研究规模庞大、结构复杂、因素繁多的系统,如生态、经济、社会、脑等。”

乍看起来非常匹配:

- 中医把人体当作一个黑箱系统。

- 黑箱模型依靠外部的输入输出信息研究,而中医通过“尝百草”等方式观察输入中药对身体影响。

- 黑箱只能从外部观察,中医也是通过“望,闻,问,切”四诊观察外在症状,获得输出的信息,并用“司外揣内”的思维来推测人体内脏状况。

- 黑箱不打开对象系统内部,中医也不采用解剖方法,打开对象系统的是西医的做法,是白箱方法。

“中医很早就应用黑箱方法理论”,这个说法打了一个空档。普通人不了解黑箱方法,所以对此不明觉厉;中医捍卫者也不了解科学原则,对此归类也很笑纳;有些理工科出身的控制论学者,因为不了解中医的背景,对此也没有质疑。一位著名的控制论学者甚至专门写了一篇《中医奇迹与黑箱方法》,其中写道“与西医体系不同的祖国医学,正是一种不打开黑箱来调节控制人体的医学理论体系。”,“祖国医学和西医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医学体系。前者采用了不打开黑箱的研究和控制方法,后者采用了打开黑箱的方法。它们分别建立了不同的人体模型。这两个模型是互为补充的,但决不是等价的。”而一些自动控制专业的教科书上,都加入了类似表述:

“黑箱方法可以说古已有之,例如我国的中医看病,通常是通过‘望、闻、问、切’等外部观测来诊断病情,并不进行开刀解剖,这就是典型的黑箱方法。”

从此,这种跨界的说法几乎成为了共识。看起来好像中医又一次领先了现代科学数千年,又为祖国和民族贡献了一项自豪感。

且慢,有一个逻辑问题:人是有鼻子有眼并且两条腿走路的动物,那么有鼻子有眼并且两条腿的动物就是人吗?这是个逆命题,必要条件不等于充分条件,特征符合不等于本质符合。我们需要反问一下,中医方法有些特征很像控制论的黑箱方法,那么中医就一定是黑箱方法吗?

黑箱方法首先是一种科学方法,这是它的本质,因此必然要求遵从科学方法必备原则。

一,中医实践经验能否满足因果关系?

《辞海》里说到“它根据输入(因)和输出(果)建立黑箱模型”,这里就提到了一个原则,黑箱方法研究对象得出的输入输出信息应当具有因果关系。医学上输入就是服用了某种药物,或者做了某种刺激,如针灸火罐,输出就是病症的变化,一条医疗实践经验相当于一种输入输出的关系,这就需要问:中医的医疗实践经验,能否满足因果关系呢?

这是一个实践过程中需要反复评议的问题,需要逻辑思辨和具体实证来辅助判断,排除其他非因果的关系的干扰。

首先要排除“无输入有输出”的情况。我们主观上以为吃了某种药,病症就会消失,而实际上有时候即使不吃药,有些病症也会自行消失。这种情况医疗上称为“自愈”。科学已经发现,人体有一些自愈功能,比如普通感冒,即使不吃药,人体的感冒症状也会一周左右消失。又如面瘫,多是由于病毒感染所致,病毒感染是一种自限性疾病,因此无论用不用针灸治疗,大部分面瘫过一段时间也会自然恢复。在这种情况里,吃药针灸和病愈如同鸡叫天就亮一样,只存在时间先后的关系,不存在因果关系,那么这种实践经验就不能作为黑箱方法所指的输入输出。

第二个要排除“输入偶然造成输出”的情况。有些输入输出的经验,某个时候放在某个人身上据描述是有效的,但是放在其他人身上没有同样的作用,甚至在另外一个时间放在同样一个人身上,同样的输出也没有重新出现。医学上把这种情况归为“个案”,无论是不是患者亲自描述,个案没有得到大概率复现之前,都是不能当做规律使用在其他人身上的。

中医在介绍功效的时候,喜欢讲个案故事,一种模板是“某某中医治好过某某名人的某某亲戚的病”,一种模板是“走遍了各大医院都没有找到病因,后来找到了一个老中医就神奇的治好了”。在这些故事模板中,中医总是以一种神奇的面貌出现。之所以觉得神奇,是因为少见,在数学看来就是一种极低概率事件。对于这些神奇故事,与其花时间纠结讲故事的人描述是否真实,不如直接问关键问题:这样的神奇,能不能复现?我们都听过守株待兔的故事,几千年来总有那么几只兔子撞树上,这种事件碰上一次很神奇,但是不会复现,守株待兔显然就不能成为一种经验。中医想证明自己的实践经验有效,只谈个案是不行的,需要摆出数据,按照统计学原则拿出足够大的病历样本,给出治愈率数据,无效比例多少,治死比例又多少?中医号称有几千年的实践经验,也常说中药传播至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但是当问及统计数据和治愈率的时候,这个数据就拿不出来了。

第三个要排除“多输入造成单输出”的情况。医疗上要问,吃药治病的时候是否忽略了吃下去的其他的东西?如果有效果,应该归因于哪个输入项?这就需要仔细的辨识,否则获得的输入输出关系可能就是一种伪经验,既不能当做有效的规律来应用,也就无法用于后面的理论建模上。

这种道理想想南郭先生的故事就理解了,南郭先生混在合奏队伍里,齐湣王是听不出来他的真实水平的,当齐湣王换成了齐宣王,合奏改成了独奏,要求对乐师一一检验,南郭先生的本事就混不下去了,只能逃之夭夭。

被孩子“湿疹”困扰的家长,可能都听说过首都儿科研究所中药制剂“肤乐霜”治疗湿疹效果好。从说明书上看,肤乐霜是一款由荆芥穗,连翘等药材制成的中药,专治儿童湿疹,风疹。这让人觉得治好湿疹就是这些中药的功劳。然而从一些公开的信息上能查到,老版的肤乐霜配方里掺入了西药地塞米松,这本来就是有效治疗湿疹的激素。那么中药能不能治疗湿疹,这个因果关系就需要打个问号了。2010年北京市药监局禁止医院院内制剂使用中药掺西药的复方,从那以后,很多家长也开始抱怨,单独神药肤乐霜治湿疹没那么灵了。实际原因就是新版肤乐霜不再掺入西药激素,只是在说明书上补充了一句话“与醋酸地塞米松乳膏合用涂于患处”,儿研所每次开肤乐霜的时候,都会搭配上一款“艾洛松”(主含醋酸地塞米松),这些做法都证明了“肤乐霜”是靠其中的西药激素来治湿疹,而不是里面的中药成分。

中药掺入西药,这是中国普遍存在的一种不符合现代医学规范的做法,比如很多以中药为名号的复方感冒药,都掺入对乙酰氨基酚或者马来酸氯苯那敏。这很让人感到奇怪,如果中药自身是有效的,为何还需要掺西药呢?到底是中药起了作用还是西药成分起了作用,这就是一笔糊涂账。搞清楚这笔糊涂账也简单,就应该按照南郭先生故事里齐宣王的方法,让中西医分开,分别来表现自己的疗效。谁是南郭先生,如同“肤乐霜”的故事一样,很快就能搞清楚了。

第四个需要考察“单输入多输出”的情况。在医学上,考察一种药物要同时考察有效性和安全性,一个药材吃下去,有没有改善病情是一项输出信息,副作用是什么,毒性如何又是另一项输出信息。这些输出信息,医学上有责任研究清楚,才能保证由此在医疗方案能够安全可控的使用。

中医药关于副作用就流行三种不一致的说法。宣传的时候都说“中药副作用小”,一旦出了问题,挡箭牌的说法就是“是药三分毒”,而如果要求中药白纸黑字的把责任落实在说明书上,那上面就只写了“尚不明确”!至于“三分毒”也是一种没有医学专业精神的说法。朱砂和甘草都是三分毒?对归经的器官和其他器官都是三分毒?对成年和幼儿都只有三分毒?这些安全性问题都是“尚不明确”,那中药怎么还能用于人体身上呢?

典型的案例还有龙胆泻肝丸事件,也称马兜铃酸肾病事件。从1993年开始人们陆续就发现一些中药材如关木通、广防己、青木香等马兜铃属草药导致肾衰竭,1999年美国FDA、英国MCA和比利时政府等因此对中草药和中成药进行强烈抵制。而中国直到2003年才有相关报道,众多使用龙胆泻肝丸的患者发现,平时因为上火、耳鸣或者便秘所服的龙胆泻肝丸,竟然导致了自己缠绵不愈的肾病(肾损害甚至肾衰竭、尿毒症),据当时的报道,全国有200多家药厂都曾生产龙胆泻肝丸,致病人数10万人(最后肾衰死亡)。对古代医疗经验如果失去严谨考察,忽视其输出的副作用,那就救人不成反害人。

达不到输入输出的因果关系的实践经验就只是一种粗经验,而除此之外,中医药对输入输出经验的真实性也是很值得怀疑的。

有一种情况是,输入输出实践经验描述中,输入信息本身是错误的。

2015年的诺贝尔生理医学奖颁给了中国的屠呦呦,表彰她在发现青蒿素过程中的杰出贡献。从屠呦呦讲述故事来看,发现青蒿素是受到古人葛洪所著的《肘后备急方》“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漬,绞取汁,尽服之”的启发。虽然诺贝尔奖委员会专门澄清过并不是表彰中医,但国内舆论还宣传中医为人类贡献了青蒿能治疟疾的实践经验。然而这一个故事包含的输入输出信息,却是不符合事实。屠呦呦所在的科研组整理过一册《抗疟单验方集》,包含640多种草药,其中就有青蒿,然而实验发现这些古方所用草药,无一能用,青蒿抗疟疾的效果很差,甚至不如胡椒。这显示葛洪的《肘后备急方》里青蒿能抗疟疾的这条经验是不成立的。后来屠呦呦研究组发表的论文《一种新型的倍半萜内酯——青蒿素》也证实了:“我们从菊科植物Artemisia annua L .中分离出的一种结晶,定名为青蒿素。”而实际上当时的《中国植物志》Artemisia annua中文名是黄花蒿,而青蒿的拉丁学名为Artemisia carvifolia。青蒿与黄花蒿是两个物种,青蒿素应该是从黄花蒿中提取的。所以说,这条广为传播的实践经验中输入信息是错误的,能提取青蒿素治疟疾的是黄花蒿(Artemisia annua),而不是中医典籍《肘后备急方》中说的青蒿(Artemisia carvifolia)。

其实《肘后备急方》提供的治疗疟疾偏方有40多种,错误的不止这一条,如有些偏方是白天抱着一只大公鸡,让公鸡大叫,治疟疾。把蜘蛛包在饭团中,吞下,可治久疟。这些经验非常荒唐,所说的输出的疗效信息都是错的。可笑的是,葛洪来者不拒,把这些明显错误的伪经验都收集了进去。

像葛洪这样记录伪经验的中医药大师还包括李时珍,他所著的《本草纲目》是奉为中药学的经典。里面也是有明显的信息错误,例如鱼胆,书里是这么写的:“鲤鱼胆【气味】苦,寒,无毒。【主治】目热赤痛,青盲,明目。”然而事实上鱼胆不能明目,倒是能瞑目,实际上鱼胆是有毒的,其中所含的氢氰酸、组织胺等物质会引起胃肠道、心肌以及脑细胞的损害,严重的还将引发急性肾功能衰竭。直到现在还看到多地报道老人家让小孩子吃鱼胆,造成孩子中毒身亡的惨痛事件。《本草纲目》类似这种输出疗效完全错误的伪经验还有很多,足见李时珍本人编纂书籍时,对其中经验根本就没有做过验证,其真实性值得怀疑,必须重新审视。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到,中医在研究人体这一黑箱对象时获得的输入输出经验,充斥着很多的粗经验,伪经验,是不符合现代黑箱理论中输入输出关系所需要的真实的,确定因果关系等原则的。

公平地说,让古人具备这么完备的逻辑实证精神是难为古人了。正因为如此,我们该认识到古代人实践经验没有科学把关,没有完善的逻辑思辨来支持质量把控,既粗糙的又错误。因此,无论流传千年,无论记载在什么经典上,都不能迷信。不仅是别都信,而是检验之前都别信。只有按照现代的标准严谨的检验,去伪存真,去粗取精,依靠逻辑和实证,落实足够有力的证据,才能最终被用于医疗方案。

二,中医理论建模是否符合黑箱方法?

黑箱方法完成获取输入输出实践经验这一步骤之后,就要“根据输入(因)和输出(果)建立黑箱模型(数据或图框模型)进行分析、预测”,建立黑箱模型就是建立医学理论。中医理论建立的过程中,概括地说做了几件关键的工作。

1) 建立人体内部脏腑经络模型

2) 通过“司外揣内”的方法建立“藏象”学说,确立病症(“象”)与人体内部脏腑经络状况(“藏”)的对应关系

3) 通过药物“归经”,确立药物与人体内部脏腑经络的对应关系

我们来看一个中医理论诊治的示例。如果病人“心悸失眠”,中医根据外象跟脏腑状况对应起来,诊断为“心火亢盛”,然后再开朱砂、丹参等归心经药以清心安神。这就是中医理论诊治的形式。而前面“青蒿能抗疟疾”之类,虽已说明是伪经验,其形式则是一种经验诊治的形式,不是理论诊治的形式。

那么,中医建模的这几个关键工作是不是符合黑箱方法理论呢?

中医理论建模的核心就是人体内部的功能结构模型。按照中医书籍的介绍,中医对人体模型依据有四处,古代解剖学认识奠定了形态学基础,司外揣内和取象比类等独特的思维方法推测功能,医疗实践经验推测内部联系,古代哲学思想构建系统理论。中医自诩“黑箱方法”,有着“不打开黑箱对象”的特征,而历史上中医是有一些解剖经验。比如心脏:“心象尖圆,形如莲花”“位于胸中”;又如肾脏:“肾有二,精之居也,生于脊齐十四椎下,两旁各一寸五分,形如豇豆,相并而曲附于脊外,有黄脂包裹,里白外黑。”这些经验虽然原始朴素的,跟现代解剖学还有较大出入,但说明中医不完全是黑箱经验。

但是由于古人缺乏更多打开对象的手段,不得不采用了“司外揣内”的方法。很多中医学者也把“司外揣内”方法类比为现代控制论的“黑箱方法”。“司外揣内”,外,指因疾病而表现出的症状、体征;内,指脏腑等内在的病理本质。由于“有诸内者,必形诸外”,所以《灵枢·论疾诊尺》说“从外知内”,就是说通过诊查其外部的象征,便有可能推测内在的变化情况。说起来很哲学,做起来却不科学,中医“司外”获得的信息非常少,比如望闻问切,切脉得到的信息量不超过一张心电图。又比如对微生物学,中医只能以笼统的“外邪”统称,既不能区分病毒和细菌,对具体的病原,比如鼠疫、霍乱、疟疾、天花,更是无法认识。凭着苍白的片面的信息量,是如何揣测出如宇宙般复杂的人体内脏模型呢?只能靠想象力来填补,实际就是“臆想”。我们都熟悉盲人摸象的成语,比喻对事物只凭片面的了解或局部的经验,就乱加猜测,想做出全面的判断。同样的方法,名字从“盲人摸象”换成“司外揣内”,为何中医就认为得到了正确的认识呢?

“司外揣内”建立起来的中医内脏模型是不是正确认识,我们是可以检验的。

比如“心藏神,肺藏魄,肝藏魂,脾藏意,肾藏志”,其中“心主神明”说法流传千年渗入文化。而现代医学已经清楚的证明了,脑才是主导人的思想精神,记忆,控制,平衡等功能的器官。中医对心脏的功能描述是错误的。

那么中医对脑的认识呢?《黄帝内经·素问》中描述:“泣涕者脑也,脑者阴也,髓者骨之充也,故脑渗为涕。”居然认为脑是流涕的器官,这种认识实在荒谬。

而中医对于经络的描述,也是经不起推敲。中医理论的十二正经认为体内十二经脉是闭合的一个环,经脉上运送着维持生命的气血,据说这样的也是运用司外揣内的方法,长期的实践经验总结出来的。然而,经过千年理论,如何面对残障人?比如双下肢截肢,整个闭合的经脉网络被截断为不相连的数段,还怎么承载气血?难道残障人就不能存活了?那么中医们看到残障人奥运会比赛的时候,该怎么自圆其说?

对于中医“司外揣内”出来的种种错误,借用先人的一句问话:“众盲摸象;各说异端;忽遇明眼人又作么生?”中医经络这种建模过程,天知道依靠了什么实践经验,倒是充满了太多的揣测,怎么可能经得起推敲呢?黑箱又不是黑锅,中医这种方法黑箱理论不背。

中医观察人体的手段缺乏,思辨形式也是缺乏逻辑,具体表现在“取象比类”的运用。

取象比类,即根据被研究对象与已知对象在某些方面的相似或相同,推导在其他方面也有可能相似或类同。又称援物比类。这方法在中药学中运用广泛。比如:由于花朵多生于植物的顶端,所以它的药用功能是多治头部疾病,故有“诸花皆升”之说;而动物的骨、肉、脏器之类药品能治疗人身体中与之相同或相近部位虚损类疾病,这就是国人熟悉的“吃啥补啥”的说法。而极具非议的是穿山甲的故事,中医根据穿山甲会穿山打洞而联想到穿山甲入药能“通经下乳”,正因为有此说法,穿山甲怀鳞其罪,命运悲惨,近年来的捕杀使得亚洲穿山甲濒临灭绝。而穿山甲入药催奶的效果,根本没有证据,就是一条“取象比类”出来的伪经验。

“取象比类”是一种形象思维,拿着特征判断来取代本质判断,不是一种符合逻辑的方法,自然不能为科学方法的黑箱方法所接纳。

而取象比类的思维,还继续用在中医系统理论的建构上。在理论化的过程中,中医开始接受天人合一思想,借用了阴阳五行这个模板,建立起了系统理论。为了体现“天人合一”,《黄帝内经》需要把人体跟自然界类比了起来。如《灵枢·邪客》描写的:“天有五音,人有五脏。天有六律,人有六府。……天有阴阳,人有夫妻。岁有三百六十五日,人有三百六十五节……地有十二经水,人有十二经脉。……此人与天相应也。”这种描述已经脱离解剖学实践,到处都体现“取象比类”的思维方式,例如“岁有三百六十五日,人有三百六十五节”,为了迎合一年365天这个数字,非要将人体骨头定为365块。其实只要仔细做过一次人体解剖实践,无论是古人还是今人,人体骨头数出来都是206块左右,为何为了“人与天相应”,就编造人体骨头365这个事实呢?难道闰年生的人,骨头就有366块吗?

这里使用的建模方法已经脱离了观察实证,把理论形式凌驾于客观规律之上,同样不被黑箱方法所接纳。遗憾的是,这些与事实严重不符的错误,竟然写在书中,流传了千年而没有人指出,中医自诩“经过数千年实践检验”,却连一个骨头数的错误都检验不出来。

综上所述,无论是方法,逻辑,信息以及推导出来的结论,都不满足一个科学方法所要求的原则,这样的建模怎么能披上“黑箱理论”的外皮呢?

人体内部模型是医学理论的核心,理论建模又是是环环相扣,如果功能描述都错误了,那么接下来的建模工作,必然引起错误不断迭代。

我们由此对藏象学说的工作提出质疑。中医的藏,是指藏于人体内部的内脏。中医的象,定义是人体内部脏腑表现于体外的生理病理现象。藏象学说,就是把体外生理病理现象(“象”)和人体内脏(“藏”)联系起来的工作,即“以象测藏”,也是前面讨论过的“司外揣内”。中医对人体内脏功能的认识本身是错误的,还要在此基础上继续开展“藏象”的对应研究,那盲人摸象般的错误认识导致错误的内脏功能定义,反过来,错误的内脏功能模型也致使体征测量联系到错误的器官,错误迭代的后果就是错误循环。

我们也有理由对中药归经打上问号。归经是药物作用的定位概念,即表示药物在机体作用的部位。归经理论是以脏腑经络学说为基础,以所治疗的具体病证为依据总结出来的用药理论。然而前面的讨论几乎摧毁了归经理论的基础。一来中医的人体模型错误百出,内脏的功能,规律描述与事实诸多不符,中药归经,岂不是归到错误的机体位置?二来如前面讨论过中医药的实践经验,粗经验与伪经验俯拾皆是,根据这些来进行中药归类等于固化了这些错误。如此建立起来的归经理论无法可靠使用。

再谈前面所述的例子,如果病人“心悸失眠”,依据藏象学说诊断为“心火亢盛”,但心脏不主神明,怎么推为“心火”呢?难道是“脑火”?而且“亢盛”怎么度量?普通人正常是什么情况,“亢盛”又到什么程度?这些无从检验,无法度量,诊断也就不可靠。然后再开朱砂、丹参等归心经药,那么朱砂归心经的证据是什么?是朱砂聚集在心脏部位浓度更高吗?可心主神明,这个心是脑部的功能啊!一个诊断,推导的逻辑链上充满太多不确定的问题,而中医的证据只有笼统的一句话“千百年的实践经验”,这不就是经验迷信吗?这样的中医理论诊治令人怀疑。

作为科学方法,黑箱方法不生产客观规律,它只是客观规律的发现工。我们研究的人体的生命规律是客观存在的对象,无论是中医西医,研究对象都是人体,认知也应当一致,如同XYZ坐标和球坐标,都在描述一个空间位置,也如同英制单位和公制单位都能可以互相换算。这几种人体模型,应当是等价,而且满足一一映射的关系。如果不是,至少有一方是错误的,需要检验需要改正。实际上,西医(其实是现代医学)追求白箱方法,却也从来没有排斥黑箱方法,西医看的是证据,经得起检验和推敲的证据。我们也看到,西医进化成现代医学以后,融入了自然科学体系,既接受各个学科的审议,也借助现代科技的成果,增强自己研究人体系统的手段,实际医疗成就也突飞猛进。相比之下,中医还在古代经典模型与近代虚拟模型中纠结,到底哪一方错误残缺,哪个理论要废除,答案显而易见。

三,结语

看到这里,对于中医是不是使用了现代科学的黑箱方法概念,是否能下了结论?

如果还没有,不妨来回顾一下狐假虎威的故事:一只狐狸对老虎自称是百兽之王,让老虎跟在它身后去森林里看看动物们的反应,结果动物们看见他们了,都吓得四处逃窜。老虎不知道所有的野兽是因为怕自己而逃走的,它还以为真的是害怕狐狸呢。

中医就特别喜欢借用各种现代科学术语来包装自己,比如说中医是控制论,是系统论,中医具有非线性特征,阴阳五行实质是混沌观,五脏的生克关系是“内稳定器模型”,“援物比类”(即“取象比类”)是控制论的“构建同构系”方法等等。可是如同“中医是黑箱方法”的说法一样,无论怎么包装,“狐”始终是“狐”,不会因为披上虎皮唬人就变成“虎”。

最新黑箱方法是中医身上披的一张虎皮可以看看这篇名叫黑箱方法是中医身上披的一张虎皮的文章,可能你会获得更多黑箱方法是中医身上披的一张虎皮

我们找到第171篇与黑箱方法是中医身上披的一张虎皮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黑箱方法是中医身上披的一张虎皮

黑箱方法是中医身上披的一张虎皮(黑水城)

中医捍卫者一直在宣称中医最大的特色是整体方法,例如就说过中医是控制论,中医是系统论等等。1956年,控制论创始人艾什比(William Ross Ashby)提出了黑箱法的概念,很快就有国内的学者套在中医身上,认为几千年前的中医早就使用了黑箱方法。

教材《中医学》是这么写的:“有人认为,司外揣内方法与现代控制论的‘黑箱方法’类同,此方法可以预测研究对象内部大致的联系与变化。”

黑箱方法是什么呢?《辞海》的介绍:“通过观测黑箱外部输入信息(外界对黑箱的影响)和输出信息(黑箱对外界的反应),以研究和认识其功能、特性、结构、机理的科学方法。黑箱法注重以整体和功能考察事物和系统,便于研究完整状态下和解剖状态下具有不同性质和功能的高级复杂系统。它根据输入(因)和输出(果)建立黑箱模型(数据或图框模型)进行分析、预测。化繁为简,便于研究规模庞大、结构复杂、因素繁多的系统,如生态、经济、社会、脑等。”

乍看起来非常匹配:

- 中医把人体当作一个黑箱系统。

- 黑箱模型依靠外部的输入输出信息研究,而中医通过“尝百草”等方式观察输入中药对身体影响。

- 黑箱只能从外部观察,中医也是通过“望,闻,问,切”四诊观察外在症状,获得输出的信息,并用“司外揣内”的思维来推测人体内脏状况。

- 黑箱不打开对象系统内部,中医也不采用解剖方法,打开对象系统的是西医的做法,是白箱方法。

“中医很早就应用黑箱方法理论”,这个说法打了一个空档。普通人不了解黑箱方法,所以对此不明觉厉;中医捍卫者也不了解科学原则,对此归类也很笑纳;有些理工科出身的控制论学者,因为不了解中医的背景,对此也没有质疑。一位著名的控制论学者甚至专门写了一篇《中医奇迹与黑箱方法》,其中写道“与西医体系不同的祖国医学,正是一种不打开黑箱来调节控制人体的医学理论体系。”,“祖国医学和西医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医学体系。前者采用了不打开黑箱的研究和控制方法,后者采用了打开黑箱的方法。它们分别建立了不同的人体模型。这两个模型是互为补充的,但决不是等价的。”而一些自动控制专业的教科书上,都加入了类似表述:

“黑箱方法可以说古已有之,例如我国的中医看病,通常是通过‘望、闻、问、切’等外部观测来诊断病情,并不进行开刀解剖,这就是典型的黑箱方法。”

从此,这种跨界的说法几乎成为了共识。看起来好像中医又一次领先了现代科学数千年,又为祖国和民族贡献了一项自豪感。

且慢,有一个逻辑问题:人是有鼻子有眼并且两条腿走路的动物,那么有鼻子有眼并且两条腿的动物就是人吗?这是个逆命题,必要条件不等于充分条件,特征符合不等于本质符合。我们需要反问一下,中医方法有些特征很像控制论的黑箱方法,那么中医就一定是黑箱方法吗?

黑箱方法首先是一种科学方法,这是它的本质,因此必然要求遵从科学方法必备原则。

一,中医实践经验能否满足因果关系?

《辞海》里说到“它根据输入(因)和输出(果)建立黑箱模型”,这里就提到了一个原则,黑箱方法研究对象得出的输入输出信息应当具有因果关系。医学上输入就是服用了某种药物,或者做了某种刺激,如针灸火罐,输出就是病症的变化,一条医疗实践经验相当于一种输入输出的关系,这就需要问:中医的医疗实践经验,能否满足因果关系呢?

这是一个实践过程中需要反复评议的问题,需要逻辑思辨和具体实证来辅助判断,排除其他非因果的关系的干扰。

首先要排除“无输入有输出”的情况。我们主观上以为吃了某种药,病症就会消失,而实际上有时候即使不吃药,有些病症也会自行消失。这种情况医疗上称为“自愈”。科学已经发现,人体有一些自愈功能,比如普通感冒,即使不吃药,人体的感冒症状也会一周左右消失。又如面瘫,多是由于病毒感染所致,病毒感染是一种自限性疾病,因此无论用不用针灸治疗,大部分面瘫过一段时间也会自然恢复。在这种情况里,吃药针灸和病愈如同鸡叫天就亮一样,只存在时间先后的关系,不存在因果关系,那么这种实践经验就不能作为黑箱方法所指的输入输出。

第二个要排除“输入偶然造成输出”的情况。有些输入输出的经验,某个时候放在某个人身上据描述是有效的,但是放在其他人身上没有同样的作用,甚至在另外一个时间放在同样一个人身上,同样的输出也没有重新出现。医学上把这种情况归为“个案”,无论是不是患者亲自描述,个案没有得到大概率复现之前,都是不能当做规律使用在其他人身上的。

中医在介绍功效的时候,喜欢讲个案故事,一种模板是“某某中医治好过某某名人的某某亲戚的病”,一种模板是“走遍了各大医院都没有找到病因,后来找到了一个老中医就神奇的治好了”。在这些故事模板中,中医总是以一种神奇的面貌出现。之所以觉得神奇,是因为少见,在数学看来就是一种极低概率事件。对于这些神奇故事,与其花时间纠结讲故事的人描述是否真实,不如直接问关键问题:这样的神奇,能不能复现?我们都听过守株待兔的故事,几千年来总有那么几只兔子撞树上,这种事件碰上一次很神奇,但是不会复现,守株待兔显然就不能成为一种经验。中医想证明自己的实践经验有效,只谈个案是不行的,需要摆出数据,按照统计学原则拿出足够大的病历样本,给出治愈率数据,无效比例多少,治死比例又多少?中医号称有几千年的实践经验,也常说中药传播至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但是当问及统计数据和治愈率的时候,这个数据就拿不出来了。

第三个要排除“多输入造成单输出”的情况。医疗上要问,吃药治病的时候是否忽略了吃下去的其他的东西?如果有效果,应该归因于哪个输入项?这就需要仔细的辨识,否则获得的输入输出关系可能就是一种伪经验,既不能当做有效的规律来应用,也就无法用于后面的理论建模上。

这种道理想想南郭先生的故事就理解了,南郭先生混在合奏队伍里,齐湣王是听不出来他的真实水平的,当齐湣王换成了齐宣王,合奏改成了独奏,要求对乐师一一检验,南郭先生的本事就混不下去了,只能逃之夭夭。

被孩子“湿疹”困扰的家长,可能都听说过首都儿科研究所中药制剂“肤乐霜”治疗湿疹效果好。从说明书上看,肤乐霜是一款由荆芥穗,连翘等药材制成的中药,专治儿童湿疹,风疹。这让人觉得治好湿疹就是这些中药的功劳。然而从一些公开的信息上能查到,老版的肤乐霜配方里掺入了西药地塞米松,这本来就是有效治疗湿疹的激素。那么中药能不能治疗湿疹,这个因果关系就需要打个问号了。2010年北京市药监局禁止医院院内制剂使用中药掺西药的复方,从那以后,很多家长也开始抱怨,单独神药肤乐霜治湿疹没那么灵了。实际原因就是新版肤乐霜不再掺入西药激素,只是在说明书上补充了一句话“与醋酸地塞米松乳膏合用涂于患处”,儿研所每次开肤乐霜的时候,都会搭配上一款“艾洛松”(主含醋酸地塞米松),这些做法都证明了“肤乐霜”是靠其中的西药激素来治湿疹,而不是里面的中药成分。

中药掺入西药,这是中国普遍存在的一种不符合现代医学规范的做法,比如很多以中药为名号的复方感冒药,都掺入对乙酰氨基酚或者马来酸氯苯那敏。这很让人感到奇怪,如果中药自身是有效的,为何还需要掺西药呢?到底是中药起了作用还是西药成分起了作用,这就是一笔糊涂账。搞清楚这笔糊涂账也简单,就应该按照南郭先生故事里齐宣王的方法,让中西医分开,分别来表现自己的疗效。谁是南郭先生,如同“肤乐霜”的故事一样,很快就能搞清楚了。

第四个需要考察“单输入多输出”的情况。在医学上,考察一种药物要同时考察有效性和安全性,一个药材吃下去,有没有改善病情是一项输出信息,副作用是什么,毒性如何又是另一项输出信息。这些输出信息,医学上有责任研究清楚,才能保证由此在医疗方案能够安全可控的使用。

中医药关于副作用就流行三种不一致的说法。宣传的时候都说“中药副作用小”,一旦出了问题,挡箭牌的说法就是“是药三分毒”,而如果要求中药白纸黑字的把责任落实在说明书上,那上面就只写了“尚不明确”!至于“三分毒”也是一种没有医学专业精神的说法。朱砂和甘草都是三分毒?对归经的器官和其他器官都是三分毒?对成年和幼儿都只有三分毒?这些安全性问题都是“尚不明确”,那中药怎么还能用于人体身上呢?

典型的案例还有龙胆泻肝丸事件,也称马兜铃酸肾病事件。从1993年开始人们陆续就发现一些中药材如关木通、广防己、青木香等马兜铃属草药导致肾衰竭,1999年美国FDA、英国MCA和比利时政府等因此对中草药和中成药进行强烈抵制。而中国直到2003年才有相关报道,众多使用龙胆泻肝丸的患者发现,平时因为上火、耳鸣或者便秘所服的龙胆泻肝丸,竟然导致了自己缠绵不愈的肾病(肾损害甚至肾衰竭、尿毒症),据当时的报道,全国有200多家药厂都曾生产龙胆泻肝丸,致病人数10万人(最后肾衰死亡)。对古代医疗经验如果失去严谨考察,忽视其输出的副作用,那就救人不成反害人。

达不到输入输出的因果关系的实践经验就只是一种粗经验,而除此之外,中医药对输入输出经验的真实性也是很值得怀疑的。

有一种情况是,输入输出实践经验描述中,输入信息本身是错误的。

2015年的诺贝尔生理医学奖颁给了中国的屠呦呦,表彰她在发现青蒿素过程中的杰出贡献。从屠呦呦讲述故事来看,发现青蒿素是受到古人葛洪所著的《肘后备急方》“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漬,绞取汁,尽服之”的启发。虽然诺贝尔奖委员会专门澄清过并不是表彰中医,但国内舆论还宣传中医为人类贡献了青蒿能治疟疾的实践经验。然而这一个故事包含的输入输出信息,却是不符合事实。屠呦呦所在的科研组整理过一册《抗疟单验方集》,包含640多种草药,其中就有青蒿,然而实验发现这些古方所用草药,无一能用,青蒿抗疟疾的效果很差,甚至不如胡椒。这显示葛洪的《肘后备急方》里青蒿能抗疟疾的这条经验是不成立的。后来屠呦呦研究组发表的论文《一种新型的倍半萜内酯——青蒿素》也证实了:“我们从菊科植物Artemisia annua L .中分离出的一种结晶,定名为青蒿素。”而实际上当时的《中国植物志》Artemisia annua中文名是黄花蒿,而青蒿的拉丁学名为Artemisia carvifolia。青蒿与黄花蒿是两个物种,青蒿素应该是从黄花蒿中提取的。所以说,这条广为传播的实践经验中输入信息是错误的,能提取青蒿素治疟疾的是黄花蒿(Artemisia annua),而不是中医典籍《肘后备急方》中说的青蒿(Artemisia carvifolia)。

其实《肘后备急方》提供的治疗疟疾偏方有40多种,错误的不止这一条,如有些偏方是白天抱着一只大公鸡,让公鸡大叫,治疟疾。把蜘蛛包在饭团中,吞下,可治久疟。这些经验非常荒唐,所说的输出的疗效信息都是错的。可笑的是,葛洪来者不拒,把这些明显错误的伪经验都收集了进去。

像葛洪这样记录伪经验的中医药大师还包括李时珍,他所著的《本草纲目》是奉为中药学的经典。里面也是有明显的信息错误,例如鱼胆,书里是这么写的:“鲤鱼胆【气味】苦,寒,无毒。【主治】目热赤痛,青盲,明目。”然而事实上鱼胆不能明目,倒是能瞑目,实际上鱼胆是有毒的,其中所含的氢氰酸、组织胺等物质会引起胃肠道、心肌以及脑细胞的损害,严重的还将引发急性肾功能衰竭。直到现在还看到多地报道老人家让小孩子吃鱼胆,造成孩子中毒身亡的惨痛事件。《本草纲目》类似这种输出疗效完全错误的伪经验还有很多,足见李时珍本人编纂书籍时,对其中经验根本就没有做过验证,其真实性值得怀疑,必须重新审视。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到,中医在研究人体这一黑箱对象时获得的输入输出经验,充斥着很多的粗经验,伪经验,是不符合现代黑箱理论中输入输出关系所需要的真实的,确定因果关系等原则的。

公平地说,让古人具备这么完备的逻辑实证精神是难为古人了。正因为如此,我们该认识到古代人实践经验没有科学把关,没有完善的逻辑思辨来支持质量把控,既粗糙的又错误。因此,无论流传千年,无论记载在什么经典上,都不能迷信。不仅是别都信,而是检验之前都别信。只有按照现代的标准严谨的检验,去伪存真,去粗取精,依靠逻辑和实证,落实足够有力的证据,才能最终被用于医疗方案。

二,中医理论建模是否符合黑箱方法?

黑箱方法完成获取输入输出实践经验这一步骤之后,就要“根据输入(因)和输出(果)建立黑箱模型(数据或图框模型)进行分析、预测”,建立黑箱模型就是建立医学理论。中医理论建立的过程中,概括地说做了几件关键的工作。

1) 建立人体内部脏腑经络模型

2) 通过“司外揣内”的方法建立“藏象”学说,确立病症(“象”)与人体内部脏腑经络状况(“藏”)的对应关系

3) 通过药物“归经”,确立药物与人体内部脏腑经络的对应关系

我们来看一个中医理论诊治的示例。如果病人“心悸失眠”,中医根据外象跟脏腑状况对应起来,诊断为“心火亢盛”,然后再开朱砂、丹参等归心经药以清心安神。这就是中医理论诊治的形式。而前面“青蒿能抗疟疾”之类,虽已说明是伪经验,其形式则是一种经验诊治的形式,不是理论诊治的形式。

那么,中医建模的这几个关键工作是不是符合黑箱方法理论呢?

中医理论建模的核心就是人体内部的功能结构模型。按照中医书籍的介绍,中医对人体模型依据有四处,古代解剖学认识奠定了形态学基础,司外揣内和取象比类等独特的思维方法推测功能,医疗实践经验推测内部联系,古代哲学思想构建系统理论。中医自诩“黑箱方法”,有着“不打开黑箱对象”的特征,而历史上中医是有一些解剖经验。比如心脏:“心象尖圆,形如莲花”“位于胸中”;又如肾脏:“肾有二,精之居也,生于脊齐十四椎下,两旁各一寸五分,形如豇豆,相并而曲附于脊外,有黄脂包裹,里白外黑。”这些经验虽然原始朴素的,跟现代解剖学还有较大出入,但说明中医不完全是黑箱经验。

但是由于古人缺乏更多打开对象的手段,不得不采用了“司外揣内”的方法。很多中医学者也把“司外揣内”方法类比为现代控制论的“黑箱方法”。“司外揣内”,外,指因疾病而表现出的症状、体征;内,指脏腑等内在的病理本质。由于“有诸内者,必形诸外”,所以《灵枢·论疾诊尺》说“从外知内”,就是说通过诊查其外部的象征,便有可能推测内在的变化情况。说起来很哲学,做起来却不科学,中医“司外”获得的信息非常少,比如望闻问切,切脉得到的信息量不超过一张心电图。又比如对微生物学,中医只能以笼统的“外邪”统称,既不能区分病毒和细菌,对具体的病原,比如鼠疫、霍乱、疟疾、天花,更是无法认识。凭着苍白的片面的信息量,是如何揣测出如宇宙般复杂的人体内脏模型呢?只能靠想象力来填补,实际就是“臆想”。我们都熟悉盲人摸象的成语,比喻对事物只凭片面的了解或局部的经验,就乱加猜测,想做出全面的判断。同样的方法,名字从“盲人摸象”换成“司外揣内”,为何中医就认为得到了正确的认识呢?

“司外揣内”建立起来的中医内脏模型是不是正确认识,我们是可以检验的。

比如“心藏神,肺藏魄,肝藏魂,脾藏意,肾藏志”,其中“心主神明”说法流传千年渗入文化。而现代医学已经清楚的证明了,脑才是主导人的思想精神,记忆,控制,平衡等功能的器官。中医对心脏的功能描述是错误的。

那么中医对脑的认识呢?《黄帝内经·素问》中描述:“泣涕者脑也,脑者阴也,髓者骨之充也,故脑渗为涕。”居然认为脑是流涕的器官,这种认识实在荒谬。

而中医对于经络的描述,也是经不起推敲。中医理论的十二正经认为体内十二经脉是闭合的一个环,经脉上运送着维持生命的气血,据说这样的也是运用司外揣内的方法,长期的实践经验总结出来的。然而,经过千年理论,如何面对残障人?比如双下肢截肢,整个闭合的经脉网络被截断为不相连的数段,还怎么承载气血?难道残障人就不能存活了?那么中医们看到残障人奥运会比赛的时候,该怎么自圆其说?

对于中医“司外揣内”出来的种种错误,借用先人的一句问话:“众盲摸象;各说异端;忽遇明眼人又作么生?”中医经络这种建模过程,天知道依靠了什么实践经验,倒是充满了太多的揣测,怎么可能经得起推敲呢?黑箱又不是黑锅,中医这种方法黑箱理论不背。

中医观察人体的手段缺乏,思辨形式也是缺乏逻辑,具体表现在“取象比类”的运用。

取象比类,即根据被研究对象与已知对象在某些方面的相似或相同,推导在其他方面也有可能相似或类同。又称援物比类。这方法在中药学中运用广泛。比如:由于花朵多生于植物的顶端,所以它的药用功能是多治头部疾病,故有“诸花皆升”之说;而动物的骨、肉、脏器之类药品能治疗人身体中与之相同或相近部位虚损类疾病,这就是国人熟悉的“吃啥补啥”的说法。而极具非议的是穿山甲的故事,中医根据穿山甲会穿山打洞而联想到穿山甲入药能“通经下乳”,正因为有此说法,穿山甲怀鳞其罪,命运悲惨,近年来的捕杀使得亚洲穿山甲濒临灭绝。而穿山甲入药催奶的效果,根本没有证据,就是一条“取象比类”出来的伪经验。

“取象比类”是一种形象思维,拿着特征判断来取代本质判断,不是一种符合逻辑的方法,自然不能为科学方法的黑箱方法所接纳。

而取象比类的思维,还继续用在中医系统理论的建构上。在理论化的过程中,中医开始接受天人合一思想,借用了阴阳五行这个模板,建立起了系统理论。为了体现“天人合一”,《黄帝内经》需要把人体跟自然界类比了起来。如《灵枢·邪客》描写的:“天有五音,人有五脏。天有六律,人有六府。……天有阴阳,人有夫妻。岁有三百六十五日,人有三百六十五节……地有十二经水,人有十二经脉。……此人与天相应也。”这种描述已经脱离解剖学实践,到处都体现“取象比类”的思维方式,例如“岁有三百六十五日,人有三百六十五节”,为了迎合一年365天这个数字,非要将人体骨头定为365块。其实只要仔细做过一次人体解剖实践,无论是古人还是今人,人体骨头数出来都是206块左右,为何为了“人与天相应”,就编造人体骨头365这个事实呢?难道闰年生的人,骨头就有366块吗?

这里使用的建模方法已经脱离了观察实证,把理论形式凌驾于客观规律之上,同样不被黑箱方法所接纳。遗憾的是,这些与事实严重不符的错误,竟然写在书中,流传了千年而没有人指出,中医自诩“经过数千年实践检验”,却连一个骨头数的错误都检验不出来。

综上所述,无论是方法,逻辑,信息以及推导出来的结论,都不满足一个科学方法所要求的原则,这样的建模怎么能披上“黑箱理论”的外皮呢?

人体内部模型是医学理论的核心,理论建模又是是环环相扣,如果功能描述都错误了,那么接下来的建模工作,必然引起错误不断迭代。

我们由此对藏象学说的工作提出质疑。中医的藏,是指藏于人体内部的内脏。中医的象,定义是人体内部脏腑表现于体外的生理病理现象。藏象学说,就是把体外生理病理现象(“象”)和人体内脏(“藏”)联系起来的工作,即“以象测藏”,也是前面讨论过的“司外揣内”。中医对人体内脏功能的认识本身是错误的,还要在此基础上继续开展“藏象”的对应研究,那盲人摸象般的错误认识导致错误的内脏功能定义,反过来,错误的内脏功能模型也致使体征测量联系到错误的器官,错误迭代的后果就是错误循环。

我们也有理由对中药归经打上问号。归经是药物作用的定位概念,即表示药物在机体作用的部位。归经理论是以脏腑经络学说为基础,以所治疗的具体病证为依据总结出来的用药理论。然而前面的讨论几乎摧毁了归经理论的基础。一来中医的人体模型错误百出,内脏的功能,规律描述与事实诸多不符,中药归经,岂不是归到错误的机体位置?二来如前面讨论过中医药的实践经验,粗经验与伪经验俯拾皆是,根据这些来进行中药归类等于固化了这些错误。如此建立起来的归经理论无法可靠使用。

再谈前面所述的例子,如果病人“心悸失眠”,依据藏象学说诊断为“心火亢盛”,但心脏不主神明,怎么推为“心火”呢?难道是“脑火”?而且“亢盛”怎么度量?普通人正常是什么情况,“亢盛”又到什么程度?这些无从检验,无法度量,诊断也就不可靠。然后再开朱砂、丹参等归心经药,那么朱砂归心经的证据是什么?是朱砂聚集在心脏部位浓度更高吗?可心主神明,这个心是脑部的功能啊!一个诊断,推导的逻辑链上充满太多不确定的问题,而中医的证据只有笼统的一句话“千百年的实践经验”,这不就是经验迷信吗?这样的中医理论诊治令人怀疑。

作为科学方法,黑箱方法不生产客观规律,它只是客观规律的发现工。我们研究的人体的生命规律是客观存在的对象,无论是中医西医,研究对象都是人体,认知也应当一致,如同XYZ坐标和球坐标,都在描述一个空间位置,也如同英制单位和公制单位都能可以互相换算。这几种人体模型,应当是等价,而且满足一一映射的关系。如果不是,至少有一方是错误的,需要检验需要改正。实际上,西医(其实是现代医学)追求白箱方法,却也从来没有排斥黑箱方法,西医看的是证据,经得起检验和推敲的证据。我们也看到,西医进化成现代医学以后,融入了自然科学体系,既接受各个学科的审议,也借助现代科技的成果,增强自己研究人体系统的手段,实际医疗成就也突飞猛进。相比之下,中医还在古代经典模型与近代虚拟模型中纠结,到底哪一方错误残缺,哪个理论要废除,答案显而易见。

三,结语

看到这里,对于中医是不是使用了现代科学的黑箱方法概念,是否能下了结论?

如果还没有,不妨来回顾一下狐假虎威的故事:一只狐狸对老虎自称是百兽之王,让老虎跟在它身后去森林里看看动物们的反应,结果动物们看见他们了,都吓得四处逃窜。老虎不知道所有的野兽是因为怕自己而逃走的,它还以为真的是害怕狐狸呢。

中医就特别喜欢借用各种现代科学术语来包装自己,比如说中医是控制论,是系统论,中医具有非线性特征,阴阳五行实质是混沌观,五脏的生克关系是“内稳定器模型”,“援物比类”(即“取象比类”)是控制论的“构建同构系”方法等等。可是如同“中医是黑箱方法”的说法一样,无论怎么包装,“狐”始终是“狐”,不会因为披上虎皮唬人就变成“虎”。

最新黑箱方法是中医身上披的一张虎皮可以看看这篇名叫机车皮衣的搭配方法 这样穿保证酷炫到底的文章,可能你会获得更多黑箱方法是中医身上披的一张虎皮

我们找到第1篇与机车皮衣的搭配方法 这样穿保证酷炫到底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机车皮衣的搭配方法 这样穿保证酷炫到底

机车皮衣因为酷炫的原因,受到很多达人的追捧,但是你知道机车皮衣怎么穿才最时髦吗?下面小编就来介绍机车皮衣的搭配方法

机车皮衣怎么搭配

机车皮衣怎么搭配

机车皮衣怎么搭配

一、机车皮衣+连衣裙

硬朗的机车皮衣与柔美的连衣裙总能碰撞出不一样的时尚火花,尤其是今年大热的睡衣式吊带连衣裙,一刚一柔,美的不要不要的。

穿上妖艳的系带鞋,带上逼格十足的巴拿马帽,早秋就这样时髦出街吧。

机车皮衣、吊带裙与运动鞋更配哦,早秋轻松玩转sporty chic。

 

机车皮衣怎么搭配

机车皮衣怎么搭配

机车皮衣怎么搭配

机车皮衣怎么搭配

二、机车皮衣+半身裙

机车皮衣搭配半身裙也很好看,尤其是带有开衩设计的款式,更加撩人。

机车皮衣搭配短款半身皮裙更显腿长,鞋子也选择黑色款,玩转酷黑look,再用一个亮色包包点亮造型也很有趣。

酷酷头像: 星云假说:事实判断与价值判断及其他,缺失:酷酷头像

我们找到第23篇与星云假说:事实判断与价值判断及其他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星云假说:事实判断与价值判断及其他

一,事实判断与价值判断


举了例子打个比方吧,这里有朵花是事实判断,这朵花很香,是价值判断。那么,花这个事实一般人都会承认,但花是否香则是“见仁见智”,因为花香比如榴莲,有人觉得香有人觉得不香。香与不香,取决于我们的判断,而判断取决的因素很多,阅历,学识,甚至心情等等。宗教也是如此,所有的宗教好比所有的学说,特别是人文科学,都是对世界的解读,是价值判断,但世界并不以你的解读而不是它本身那世界。那个世界是存在的,但是我们对它的看法不一样,当我们发展到不是用理智与辨析来消解这种因为看法的不同而往往产生的争执时候,有了争斗,甚至是有了战争,迫害,与所谓的正统与所谓的异端,于是纷纭不休世界多事。

这是我对某些自命也很理智——希望不是自认有庸人无法理解也不可言喻并充满快乐甚至是快感的神秘情结的人的一个回答。未必准确大意如此。我再说一遍,借用罗素的话,改变并让这个世界美好的,是知识与爱,而不是故弄玄虚的神秘。我们经常发现,也能够理解,当人怀有一种类似宗教情结的某种思想的时候,总觉得自己的境界别人很难理解,实际上世界如花你闻到了“香”,如是而已,岂有他哉!真正的神秘其实是理智到极点。别以为信奉科学精神的人感觉不到神秘,感觉不到生活需要一种精神来支撑并让它变得充实。反对宗教毕生倡导科学的罗素先生,就是一个某种意义上的神秘主义者。世界很复杂,知识难穷尽,于是老头子也时常纳闷并不敢断言。但这里的神秘,是一种敬畏,是一种不敢独断专行的谨慎与随着谨慎而必然会有的宽容,包容。你是无神论者,我们尊重,你是有神论者,我们也不排斥,但我们也希望,你也不要用你的有神论来排斥别人的无神。这才是问题的重心。所以,不瞒大家说,我慕春也往往会在某时某刻葆有一种类似超自然的神秘。我也会觉得人生有时很飘忽,生活充满了偶然与奇迹,我还在某种程度上相信性格即是命运,于是我有时也会有宿命的感喟与感慨,因为我也能感动。真的,但我直言不讳说一句得罪的话,有些人对于宗教的态度也许是真信,但其深层的动机不过是怕死,但是对于我这种一方面貌似极端理智一方面极端感性的人来说,有时候,比如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回想生平种种一身所经历,那可真是生又何欢,死有何惧!因此, 在我这个也许精神不够博大小心眼的人看来,有些人不过是为了让自己的那颗心不致因为对于某i种事业的坚持,以及因为这种坚持而遭到迫害于是就臆想天国的温馨,来让自己显得很坚定罢了。一句话说白了,我也许会牺牲,但我们将在天国重生并重逢。

我承认,这样可以增强信心增加勇气,从而让自己的心灵得到慰安,让自己的大腿不至股栗,但是我还是要很遗憾的告诉一声,可惜它未必能成为事实,如果你也许要被打入十八层阿鼻地狱而进不了天堂,你还敢不敢这样决绝?我的朋友,扪心自问吧!

最后说一句,我的几位朋友先生绕来绕去,彼此附和着,总想在事实判断与价值判断之间来个“两不相妨”,恕我不敬,这不过是一种天真,从历史上看人们总是偏爱所谓的“价值”而忽略需要瞩目的真正的至少是近似的“事实”或“真实”,一有意见不合于是就明里暗里,互相攻讦彼此抗衡,各树山头分门立派从此世界多事。这是因为人性总是倾向斗而不是和,因为人性自身是有很多的先天局限的:自负,虚荣,矫情,还有嫉妒与恐惧。从理论上看并分析,尊重事实而勤于探索以致不敢武断,就比那些不可证伪的断言来的靠谱。这并非让我们没有理想甚至理念,这只不过是让我们在追求自己的理想坚执自己的理念的时候,尽量留点退路多点余地罢了。事实上我们总是发觉,这个世界很多时候,有恃无恐挑起事端的,往往自命具有所谓的极度的理想色彩,要知道,极端一点说,这个世界还有谁比希特勒式的偏执人物更自命为理想主义的信徒呢,虽然他倒一点也不神秘,或漆黑一团地神秘得很·······





二,宗教与科学



最近我的朋友夫子君写了几篇文章,例如《天平上的“真实”与“意识形态”(兼问王小平先生及其引文)》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76834都是讨论一个问题:事实重要,还是意识形态重要。同时,方舟子与韩寒之战也是方兴未艾,前段时间讨论作假,这段时间追索身高,虽然说的是身高,其实还是作假。同时的同时,最近的最近,我的几位朋友围绕着这一系列的问题。提出了自己的见解。于是,我答应我的朋友之一,尝试写出这篇小文。

既然题目是宗教与科学,还是先从这个大题目谈起。按照罗素的见解,凡是广义意义上的宗教,一般说来,有三个方面的要素,(1)教会,(2)教义,(3)个人道德法规。但是“在不同的时代和地点,这三个要素的相对重要性是极其不同的。”比如在希腊和罗马的古代宗教,不大讲个人道德,除了后来的斯多葛派;在伊斯兰国家中,教会比起世俗君主来已经不重要了;在当代的新教中,就有放松严格教义的倾向。

我之所以引用罗素的这几句。目的有二,让大家略微察觉包括基督教在内的一切宗教的要旨;顺便也提醒大家,所有的宗教的基本内容,是可以随着时代的变迁与时势的需要而变化的,这方面懂点宗教历史与变革史的,都可以察觉。比如,在基督教的《圣经》中的某些经文,例如罗素指出的“野兔反刍”,在最开始是当成天经地义的“金科玉律”,随着科学的进步,这句经文就不靠谱了,貌似明智兼深刻的宗教家也完全可以有两种理由来挽回这个失误:一,这类“野兔反刍”的断言在宗教上没有内在的重要性;二,它只是具有寓言的性质,所以我们不需要用实证的角度来驳斥它,而当成一种美好的不需追求事实的寓言性的“内在真实”好了。

那么,我现在就可以开宗明义地指出,实际上所有的宗教都是一种意识形态,而同时,所有的意识形态某种意义上,都是一种宗教。因为它们与科学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它们根本不需要实证。而科学,是需要实证的,并在不断地的实证中纠错也可以纠错,并在不断地纠错中,科学与事实或真实一道,携手向前而具备一种近似“终极真实”的那种比较靠谱的真实性。

什么是科学?或科学该怎么定义?罗素说得好,“科学是依靠观测和基于观测的推理,试图首先发现关于世界的各种特殊事实,然后发现把各种事实相互联系起来的规律,这种规律(在幸运的情况下)是人们能够预言将来发生的事物。”(商务版罗素《宗教与科学》第1页译者 徐奕春 林国夫)

而宗教呢,意识形态呢?用句通俗的话说,是多少有些“主题先行”,不仅仅指它是靠神秘的默悟或禅宗意义上的顿悟,或克尔凯郭尔的跳跃思维(正因不可理解,所以才要信仰之类),等等,等等。而主题先行就必然会罔顾事实而凭一己之意思想,行事,与判断。尼采为什么不满意很多他之前的道德或者舆论,道理就在这里,虽然他自己的很多思考与表达也是一种道德,也是一种假如能够汇聚壮大后的一种——舆论,但是那种先否定别人然后反过来肯定自己的调门,就比先相对尊重“事实”的肯定自己,然后该怎么就怎么地论调与行动,要自欺欺人得多。因为说到底,尼采厌恶很多学者宗教家的,就是他们不敢面对事实及事实之全部,他们罔顾自己的内心而绕道而行憧憬一种虚无缥缈的天国,所以,他们是真实与事实的敌人。

让我们尽量通俗地来表达罗素在《西方哲学史》上反复申论的这个大题目。到底是事实重要,还是意识形态重要。

让我们参照罗素在《哲学问题》中用过的例子。假设你面前有张桌子。你从A角度看过去,他从B角度看过去,还有一个人从C角度看过去,每一个人所看到的桌子,从严格意义上来说,都是完全不一样的。同样的,即使是最为具有欺骗性的常识认为很靠谱的触觉,也是一样,因为每个人手指的力度与感觉都是不一样的,你所触摸的那个桌面即使与旁人一样,仍然会有很大的不同,比如小孩与大人的感觉——触觉,对于同一个桌面甚至哪怕同一个精确到极点的点,也是会有很大的不同。

现在我们可以稍微做一小结。鉴于外物的影响与外在的内在的种种局限,人的意识是没有完全相同的。所以,从本质上,每个人的意识形态从本质上说,都是不一样的,而很多时候的所谓对与错是与非,都不过是个人的一些意见甚至是偏见。你所看到的那个桌子,所摸到的那个桌子,所感觉到那个颜色,硬度,形状,与其他的不是你的那个人,那些人,那堆人,那群人,都是不一样的。尽管每个人所看到的那个桌子,却是那个与其本身同一的——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桌子,它“实实在在”地存在于那个地方而为我们这些有时千差万别的个体所感知。

现在我们可以在比喻的意义上说(因为要从哲学上讨论,这个问题就很复杂),这个实实在在本来就在那里的“桌子”,就是我们一般意义上的“事实”或“真实”,而这个关于这个“真实”的或“事实上”的桌子的各种感觉:嗅觉,触觉,视觉,统觉,就是我们关于这个桌子的“意识形态”。而所有的意识形态,实际上只是某种关于“桌子”这类存在的某种看法,而并非可以确定的桌子本身,是一种意见,是一种罗素所谓“从我们所直接认知的东西中得出的一种推论。”(商务版罗素《哲学问题》第6页 译者 何兆武)

同时,这也可以作为科学与宗教的区分。上面我们说过,科学是一种观测或基于观测的一种推理,而宗教与包括宗教在内的一种意识形态,不过是一种相较于科学来说的个人的或群体的意见。这就是为什么所有的宗教可以分为众多的流派甚至互相抵牾,而科学,却只有一种,那就是对于个别事实进行观测,并从观测中推理,尝试找到一种规律。而且,“许多不同的理论(每一个都是直接建立在事实上的基础上的)可能成为一个新的、更加普遍的假设的基础,如果这个假设正确,这些理论都可以根据它推断起来;而且这种普遍化的过程是没有止境。”(《宗教与科学》第5页)

这里我们可以看出,与基本上“一锤定音”的宗教包括意识形态比起来,科学是暂时的,归纳的,谨慎的,稳当的,所以就是不武断的。因为所有的科学都可以被证伪,而所有的宗教与意识形态都是类似诗歌一样的意见,所以是根本不可能被证伪的。张三说他喜欢吃萝卜,而李四觉得萝卜不好吃,而喜欢吃菠菜,你能证他们的“伪”吗?你能说萝卜比菠菜一定好吃?也许在你看来是这样,但是个人的“口味”不同,好比那个桌子一样,决定了他对同一个萝卜的看法可以有相差甚大的见解。这就是我为什么要与罗素一样,倡导多元化的生活状态而反对单一的刻板的武断的看待生活现象之根本由来,(虽然要加限制)也是罗素与我尽管欣赏神秘主义,爱慕道德情操, 推举人道自由,仍然主张维护一种不武断的基本科学态度而不是科学技术及其应用之根本理由。因为科学追求的,是事实及事实之全部,而宗教呢,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意识形态呢,却远非如此,“宗教教义和科学理论不同,它自称含有永恒的和绝对可靠的真理,而科学总是暂时的,它预期人们一定迟早会发现必须对它的目前的理论作出修正,并且意识到自己的方法是一种在逻辑上不可能得出圆满的、最终的论证的方法。”(《宗教与科学》第5页)

有些人也许不会同意,他们会觉得自己也是在向往并追求真理的,我们用不着在这里陷入一些无聊的口舌之争。让我们先用历史上发生过的事实来说话。然后再简单的予以辨析。

首先需要拿出来陈述的,就是众所周知的哥白尼的天文学说,由他开始,经过开普勒的定律到伽利略,我们可以看出如果坚持一种意见与通过科学观测得到的“近似”的事实,有多么大的不同,这些东西已为现代稍知“物理”的人士所熟知,我们这里就从略。

其次是进化论。按照罗素的说法,这其实也与天文学的发展有莫大关系,先是康德撰写了一本《自然通史与天体理论,或根据牛顿定理研究整个宇宙的结构及其力学起源》,略具星云假说端倪,后来也就是1796年拉普拉斯在他的《宇宙体系论》首次发表了著名的“星云假说”,让我们知道创世说纯粹就是一种意见,而未必是事实。当拿破仑评论拉普拉斯的《天体力学》中没有提到上帝时,拉普拉斯回答说:“陛下,我不需要那种假说。”

罗素之所以说进化论与天体理论有联系,那是因为这种星云假说表现出,宇宙的历程不是《圣经》所谓一蹴而就,而是有一个流动变迁的过程。所以后来的大博物学家布丰在他的《自然史》中断言并坚持他被巴黎大学判为“应受谴责的,与教会的教义格格不入的”十四个命题,其中有关地质学的命题认为,现在的地球上的山岳,溪谷应归因于“第二因”(指除上帝之外的其他的原因)

但是神学家还要根据自己的崇高唱些自娱自乐的高调。比如奇切斯特教长在一次布道中告诉牛津师生,“那些拒绝按照其显而易见的本意来接受关于人类始祖的创造史,而赞成代之以时髦的进化梦想的人们,使整个拯救人类的计划成了泡影”,而卡莱尔尽管不信正统派的教义,却仍把达尔文说成是“泥土崇拜的传道士”,但是这些杰出的人们却始终无法解答一个非常令人困惑的棘手问题。“造物主宁愿通过一番过程达到他的目的,而不直截了当地达到他的目的,其原因何在,这些现代神学家们并没有告诉我们。”(《宗教与科学》第44页)

跟着我们谈谈罗素心目中的《魔鬼学与医学》,我准备讲究自己的摘录,来个意在言外的不言而喻吧。

——保存在巴勒莫市的圣罗莎莉亚的遗骨,许多世纪一来一直是认为很有疗效的,可是经一位世俗解剖学家一检验,它们原来是山羊的骨头。(《宗教与科学》第47页)

——在英格兰,曾用国王的触摸来治疗那种叫做“国王的祸害”(“he king ’s evil”瘰疬)的病。(同上第48页)

——瘟疫和鼠疫在中世纪很流行、很可怕,它们有时被归因于魔鬼作怪,有时被归因于上帝发怒。牧师常常推荐的一种避免上帝发怒的办法,就是向教会赠送土地。(同上第49页)

——解剖术曾经被认为是邪恶的,这不仅是因为它可能妨碍尸体复活,而且还因为教会厌恶流血。(同上第50页)

——原来,人们并不认为妖术是一种妇女专门犯的罪。把这种罪集中在妇女身上是从十五世纪开始的,从那时起到十七世纪末,对女巫的迫害是很普遍、很残酷的,1484年英诺森八世发布了禁止巫术的训令,并指派两个检察官去惩治它。••••••他们认为,比起男子来,巫术更符合于妇女的天性,因为她们的心本来就是邪恶的。当时,对女巫最常见的谴责是说她们引起了坏天气。••••••据估计,光是在德国,1450至1550年间,就处死了十万个女巫,而且大多数都是烧死的。(第53页)

••••••••

这些愚昧的举动与残忍的思想是根据什么理由呢?是根据《圣经》及其包含的貌似道德的种种学说与理想,于是什么拯救啊,异端啊,邪恶啊,种种大名词不惜小钱般尽情滥用,上面说“不可让女巫存活”,于是好了,捉拿并烧死。但是忽略了这句“不可让女巫存活”只是一个意见而绝非根据事实而来的真理。正确的应该是搞清你所判断的某位女人是否“女巫”,然后搞清楚她造成了危害了吗以及造成了多大危害,最后再来讨论应该用什么样的刑罚来处罚的问题,而不是根据一段经文这种意见,就来行使自己的貌似崇高的“道德理想”。所以,我为什么要对夫子君说,无论在何种情形下,我们要尊重事实而不用考虑意识形态,道理就在这里。所有与之相反的思考都是一种未必尊重事实的权谋,而真正的科学的尊重知识与真理的态度,是没有权谋的容身之地的,这也正是罗素对于边沁的貌似合理的功利学说与杜威貌似务实的实用主义学说予以针砭的一个理由。无论多数还是少数,无论实用还是不实用,都需要我们去细细地辨析并谨慎的思考,而不是仅仅多数人或少数人的意见去罔顾事实,这才是一个真正的情操高尚行为通达的爱智者应该潜心思索并谨慎面对的问题。

放到韩寒这个个案上,我的意见就是,方舟子质疑韩寒当然可以也是对的,因为有人说的不错,不能说他质疑韩寒的意义就比所谓追求民主自由的意义小,不能因为他或他的团队在中国的民主自由的道路上贡献颇多,就可以原谅他的作假甚至道德情感上的虚假——如果他实在是真的有点——假;而且,本来二者就不相悖甚至是一脉相承的,因为一个民主自由的社会,也不可能崇尚虚假。另外,方舟子本身的动机是否纯粹,他本身是否作假,与他质疑韩寒的假,也没有多大关系,因为这是另外一个层面的事情,虽然你可以质疑他的动机,你甚至可以极端地厌恶他鄙视他,但是单单在他质疑韩寒的作假这个问题上,方舟子这种尊重事实而超越意识形态的大公无私的举动,还是值得我们褒扬的。

我所不赞同的,就是我始终没有看到方舟子们给我拿出确凿的证据,来让我找出一个抛弃韩或者信服“你”也就是方们的理由。我所不赞同的,就是在没有更为直接的证据之下,对于韩寒所谓的怎么怎么,或什么什么。关于这个问题我也写了不少,【《质疑》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72085 《关于扯淡的扯淡》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72104 《关于方舟子打假的一个回复》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72137】现在之所以不想掺合了,那就是我觉得我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没必要再反复地讨论这个我觉得已没有多少讨论价值的问题。特别是这个最近有人针对他及他的团队对肖传国的构陷,很多人罗列了很多我看对于方舟子也很不利的证据的时候,我就更加没有兴趣了。当然我还是要说,如果不是夫子君是我的朋友,也很关心这个问题,也因为我一直想简单谈谈关于科学与宗教这个大问题,于是,这次算是一并“澄清”吧,当然,我是否有这个能力与这篇小文是否能起到这个作用。那就见仁见智吧。

最后我来总结一下:无论如何,意识形态再大,你所抱有的情怀或情操无论多么高尚,——例如我所尊重的真正的神秘主义者或伟大神学家克尔凯郭尔先生;无论你抱有一个多么高瞻远瞩的宏伟目标或宏大构思——例如我所爱戴的真正的唯我论兼唯意志论颠覆大师尼采先生,都没有事实本身重要。都要服从真正的科学态度与逻辑。所以,放到韩寒这个个案上,我们尊重并需要考虑的,只有事实。还有逻辑。如果事实与逻辑证明了韩寒的“虚”与“假”,我们就要做出正确的选择,不管他曾经或未来将要起到一个什么样的作用。但是,在没有我所信服或者法律上或者知识产权上的证据出来让我从精神上予以抛弃,或扬弃,我想,我们还是存疑的好。所以,方舟子的质疑及其跟随者,是不是还是应该淡定。一般来说,在“案件”没有彻底落实之前,利益是不是应该归于被告呢?我想应该是的。

好了,本来还想说很多的,比如讨论一下灵魂的由来与现当代的很多哲学家对此的看法,讨论一下什么是自由意志什么是决定论以及二者之间连罗素也不敢妄断的复杂关系,讨论一下有关证伪特别是科学的证伪,讨论一下特别克尔凯郭尔这样的真正的信仰者及其神秘省思与内心情怀,讨论一下真正的宗教意义与对现代社会的很多算是比较良性的影响(比如我认为有时冥思确实能让我们的内心更强大思想更清新欲望更淡泊)等诸多问题,但篇幅与时间都不允许,因为我今天就要准备飞往那美丽的——哈哈

那,——就这样吧。欢迎大家不吝赐教。


三,论偏见

我是一个在很多问题上充满偏见的人,正因为我的偏见是如此之多而难望彻底根除,所以,尽管我跳出自造的偏见牢笼既刻不容缓,又必会迁延日久,我还是觉得,应该用书面的形式来予以警醒与我有着同样毛病的人的同时,更主要的,更根本的,更直接的,希望不是更实际的,还是要多多鞭策自己。

其实,要讨论的这个话题涉及的方方面面可以很多,所以,要想不带偏见而面面俱到,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为了不让小文显得繁琐而铺张,我将采用尽量简洁而明晰的方式,从“学理”与“应用”两方面来尝试讨论这些问题,并希望不因或多或少的思辨而显得枯燥乏味,虽说这是鄙人一向致力的目标,但到底如何,还是只有付之公论。

一,什么是偏见?

要搞清楚什么是偏见,或者我们可以先看看它的反面——正见。一般意义上我们所说的正见,就是正确的意见。一个意见要想称为正确,达成公允,应该具备全面与客观两个特征,所以我们常说看问题要全面地看,客观地看,就是这个道理,但同时它们本身也互为条件:因为客观而不先入为主,主与客能够一视同仁,所以就能全面;反过来讲因为全面,才能谈得上客观。

而偏见,相对于正见来说,我们可以称它为偏颇之见,一孔之见,一曲之见。用句成语来形容就很容易——坐井观天。井底之蛙之所以被人嘲笑,是因为它把一块天空当成整个苍穹,它是片面而非全面的,而且由于井底之蛙所处的地理位置与心理缺陷,很难摆脱自身种种外在的与内在的束缚,它也就很难偏向客观以致非常主观。

明白偏见的“一般原理”并不难。基本上除了青蛙,稍微明理的人都会有意无意意识到这些问题,但是如果要问一个偏见怎样形成,或者说怎样正确甄别偏见与正见,却要涉及哲学或心理学上一个非常重要的难题:感觉是怎样来的,它与外界的关系如何,顺带着还要先弄清何谓主观,何谓客观,并且还要问答这些个问题:完全的客观是可能的吗?为什么不可能?可能与不可能又怎样?这就会涉及到认识论上一系列的重大问题,(参见罗素《心的分析》与《哲学问题》、或奥地利马赫的《感觉的分析》、或美国心理学家华生的《行为主义》、或威廉詹姆斯的《心理学原理》)我没有能力也没有耐心来详细剖析,而且本文的篇幅也不允许。所以,关于上述问题只有恕我从略了。我只是从一般层面来尝试搞清一些有关偏见与正见的应用上的问题,并略举一些“鲜明生动”的例子,来予以深化并希望引起我们的思考与反省,于愿足矣,不敢奢求。

也许我不懂偏见与正见形成的原因,但我自以为能在比较近似与或然的情形下,窥察什么是偏见,以及怎样才能避免偏见而尽量走向正见。正好像我未必能够指出什么是绝对正确的——正见,但我却能给出理由来证明什么是错误的——偏见。举个例子来说,如果有人问我站在艺术的角度,是绘画重要,还是雕塑、音乐、文学重要?我是无法回答这个问题的,觉得这个问题只能见仁见智,而很难证明哪一种支持是“绝对正确”的,但如果有人“一定”要说绘画比其他艺术门类重要,或者某一种艺术的价值必然凌驾与其他艺术门类之上,我却有充分的理由断定,这个意见即使不是完全错误的,也是非常偏颇的一曲之见——偏见。

看吧,如果我们抱有一种谦虚谨慎的胸怀,与博观圆照的态度,我们就会发现,要判定一个意见的完全而无可辩驳的正确,比起要判定一个意见的多少会有的错误,难度要高得多。而所谓的纯粹科学,以及运用科学方法来研究的许多学问,如政治,历史,经济,教育,社会学以及心理学等等,如果要想避免偏见走向正见,首先就要认识到这至关重要的一点:

无可辩驳的肯定某个意见是需要相当程度的怀疑精神的。

虽然我们绝对可以如胡适博士所说:大胆的假设。但我们应该注意跟着的一句:小心的求证。这样我们才能把这两句与其余两句结合起来成为一个和谐的整体,从而实现胡适先生所向往的道德境界:“认真的做事,严肃的作人。”(慕春按:此言一出,学者名流多有毁誉,近来颇有些好吹毛的人对前两句寻章摘句抠字眼,任意滥套,以为乖谬不通。可谓不知“古人”心眼用心之根本所在,强作解人。所以我引梁实秋语谨供参考,也算贡献一条掌故,希望没有跑掉“偏见”主题:

胡先生最爱写的对联是“大胆的假设,小心的求证;认真的做事,严肃的做人”。我常惋惜,大家都注意上联,而不注意下联。这一联有如双翼,上联教人求学,下联教人作人,我不知道胡先生这一联发生了多少效果。这一联教训的意味很浓,胡先生自己亦不讳言他喜欢用教训的口吻。他常说:“说话而教人相信,必须斩钉截铁,咬牙切齿,翻来覆去的说。圣经里便是时常使用Verily,Verily以及Thou shalt等等的字样。”胡先生说话并不武断,但是语气永远是非常非常坚定的。《胡适先生二三事》)

回复末楼

作者:黄慕春 时间:2017-10-17 08:50:18

二,在社会生活等文化层面的应用。

为了更好地理解偏见与正见的适用范围,我准备在宗教、政治、文学思想等人类文化层面,阐述我个人向来的一些心得体会,这些体会也来自我对一些思想家的学习揣摩,说错了的地方,还望有识之士予以提醒纠正。

罗素写过一篇题为《神秘主义与逻辑》的文章,我觉得如果用来讨论偏见,最为合适不过。在这篇文章里,罗素分为四个方面来讨论神秘主义与逻辑的种种关系,其宗旨从某种意义上说,仿佛就是专为人们思想行为中的偏见而发,我觉得很有意义,略谈其中两个问题以窥全豹,希望它能激起我们的警醒。

理性与直觉

拥有理性是一种可贵的素质,一方面是因为成为一个理性的人很不容易,它需要不间断地学习与反省,有时还要用一种“虎穴探子”般的精神从“自然”或“造化”这本大书中艰辛攫取;同时,拥有理性的人也能用自己的所思所想所行所动,让这个充满了纷争与喧扰的世界变得不那么焦躁而归于平和。但我们虽然肯定理性的功效,可我们也不要忘记:在很多社会生活中,具有良好且敏锐的直觉,也是一个不可缺少的素质。正如罗素所谓,在实践中,本能最不容易出错,比如,在判断别人是心怀友谊还是抱有敌意时,本能特别是直觉,总会透过别人小心翼翼作出的伪装,格外加以细心的体察,这个时候,我们就要肯定直觉的作用大于理性。因为直觉可以在当下作出判断,而理性擅长的是事后分析,它们适用的范围是不一样,所以如果我们相信罗素的分析,那么我们就不能完全被柏格森的“直觉论”所束缚而很容易地走向偏见,因为柏格森认为直觉是高于理性的,但是我认为正如在艺术上我们需要灵感一样,直觉,在某些需要实践的场合,比如艺术与侦查,值得我们注意。但是理性对于人类生活来说,也有它很大的益处,因为在很多同样需要实践的场合,直觉也同样会犯错误,当一个人城府很深或拍马有术的时候,而使得我们生出错误的印象,这个时候,我们就应该用理性的分析来合理评估他人的意向是抱有善心而还是怀有恶意了。

总体来说,直觉能够在实践中快速领悟与解决问题,而理性相对来说见效迟缓,但从长远看,正如罗素所谓,这种更具探索意义的方法,却更加可靠。我们不是常说,爱情使我们盲目吗?因为很多朋友很多时候的爱情需要的是激情而非理性,他们觉得一见钟情的快感就比半死不活的敷衍有生命力得多。但我们也要注意,在爱情生活中,有时最起作用的是直觉,但最能蒙骗我们的理智的,也是直觉。

神秘主义与世俗生活

宗教上的神秘主义也是一样。我认为在罗素的心目中,神秘主义并无贬义,而是一个中性词。因为很多深沉而博大的思想家与宗教家,都多少有点神秘主义的倾向,当我们对于自己的某些感悟怀有或隐或显的激情时,这个时候的神秘主义,实际上就是一种理想主义。它会让我们的内心洋溢着信念,而信念里充满了愉悦与欢欣,这是一种幸福感。对此,每个曾有这种体验的人都会感到人生的充实而不致虚度。用罗素的话说,凡是沉醉于内心激情的人,一定在某些时刻体验过一种奇异的感觉:他们对于日常司空见惯的事物产生一种不真实的感受——一种远离尘嚣的感受,此时此刻,外在世界仿佛失去了实在性。在极度的孤独当中,他们在灵魂里召出奇异的遐想,而这个遐想才显得是个超然于物外的实在,而生气勃勃。

一般来说人们的所谓宗教体悟,以及其中必然蕴含的难以言传只能默悟的神秘主义,应该就是如此吧,最少也是“虽不中,亦不远矣”。但是如果我们把这种神秘主义当成人类唯一应该追求的境界,就也会套上偏见的束缚,因为我们因为冲动而走向的神秘主义,说句实话许多伟大的艺术家、诗人、还有恋爱中的情侣以及奉献自身的宗教先驱与甘愿殉道的精神卫士,都是因为这种神秘主义的冲动而把握人生的意义的;但同时,那些因为冲动而跻身慎思明辨的科学与哲学之境的人,也能并的的确确推动人类生活的前进与发展,对于他们的功效我们也不要低估,否则就很难避免偏见的产生。正如宗教也不止一种,我们不能因为我们是基督教徒或佛教徒或伊斯兰教徒,就排斥甚至打击其他宗教教派,好比我们不能因为自己对于宗教具有无比的虔诚,而对在世俗生活中同样做出非凡成就的人不屑一顾——只因为他们凡躯俗骨不堪造就。

国家与个人

在我看来,国家有两个本质功能:对内运用法律促进民生,对外秉着公义防范侵略。除了这两个经常被滥用的本质功能,国家的权限就应该降至到罗素所谓最小值,而公民个人的权益自然就会臻至最大化。一方面我们如果要想避免无政府的混乱,或不想恢复原始社会那种“只给强者带来自由”的状态,并承认国家的本质功能包括往往如影随形的暴力威慑在某种程度上是必须的,那么,国家就是必须的。另外一方面,当国家这个抽象的实体好比霍布斯的“利维坦”超越了它应有的权限而出界,滥用权力而只起消极作用而缺乏积极作用的时候,这时,我们对于国家的作用就应该进行一些匡正。用罗素在《人类为何战斗》中论述国家之利弊的说法,有一种方式就可以把自由与组织结合起来,那就是“通过维护自愿性组织的权力,集合起一批归属于组织的同仁。这些人之所以走到一起来,是因为组织体现了某些重要的目标;这个目标并不是由偶然的或外在的力量强加的,而是全体同仁所公认的。作为一个地理概念,国家不可能是一个完全自愿性的组织,正因为这个原因,就需要强大的社会舆论去阻止国家滥用专制力量。在许多情况下,只有依靠那些拥有共同利益和愿望的同人组织,才能保护这样的社会舆论。”(商务版《罗素自选集》第73页,译者戴玉庆)

具体按照罗素的设想,所有体现各派社会舆论的强大组织,如工会、社团、职业团体、大学等,都应受到欢迎,因为它们可以成为维护自由与创造性机遇的卫士。同时,也需要一个强大的社会舆论去宣扬自由本身。并且还要注意个人的独立思考精神,“不要把自由同恰巧流行的舆论等而视之。”(同上74页)

思想派别与文人相轻

我以我最为欣赏的几位作家为例。他们是:废名、钱钟书、梁遇春还有纳博科夫、尼采、叔本华与罗素。废名曾说过,他平生讨论问题时总是避免论人之过,言外之意他是非常就事论事的,而不喜欢搞人身攻击,这样就能避免偏见而走向正见,这也是他从老师周作人受到的多年熏陶。周作人在私人生活中,是极为严谨自律的人,废名有一次说他当初也是非常卞急与焦躁的,遇事总有些青年人的盛气与轻浮,而缺乏淡定自若的豁达胸襟。就拿每次收到信件来说,总是几下就撕破封口而急不可耐地希望获取里面的内容,而乃师周作人却是“每逢接着人家寄他的信,要拿剪子把信封剪得一缝口,然后抽出信来,而我们则是拿着信撕破信封抽信看,这决不是小事,这样表现你不能把事做好,表现你迫不及待,要赶快看信里有什么奇迹似的,而且撕破信封对于寄信人也没有礼貌。”(废名《莫须有先生坐飞机以后》)

尽管废名学到了知堂老人的从容与不苟且,养成了遇事不急不躁深思熟虑的好习惯,但仍然难免“入主出奴”的习气,比如他对新月派徐志摩闻一多的诗论,就多有不太客观的贬抑之词;又如他推崇儒家而浸淫佛学,而对西方文化特别科学多有不屑,也多少有点缺乏反躬自省的客观。当然完全的客观在我看来,由于环境、阅历乃至观点角度的差异,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事实上即使意识到了也很难做到,不过取个近似值而已。但我们在辨明其各自适用的范围以后,在一些特定问题上超越废名的“偏见”,或者更能站在一个更为包容的立足点识别废名先生的好处与特点,特别是他周作人所谓那种现代文坛卓异不凡的“特殊的谦逊与自信。”(周作人《怀废名》)

作过《一个偏见》的钱钟书先生素为我所敬仰,但正如夏志清所谓,他的性格有时是偏向写《格里佛游记》的“斯威夫特”,因为善于讽刺,所以就多少有些刻薄。客观来说,他的《围城》里面就有这类倾向,并且他在《人兽鬼》里针对周作人、林语堂、沈从文还有主角林徽因与梁思成的“文艺沙龙”之“矫揉造作装腔作势”的讥刺,过于严厉与苛酷了,于是就多少有些“文人相轻”的架势。虽然这好比梁遇春所谓“不是这些伟人们的全人格,用不着拿了显微镜来放大了看”,毕竟我们也要知道就是他那样好学而谨慎的学者兼博通中西的大师,有时也会略有“意气用事”的偏颇。就好比钱钟书的诗歌,据他自述的毛病,“病在一个‘紧’字”,也就是多少有点不够开展,过于矜持,于是就无法如有些怀有激情的浪漫派那样如滔滔江水般——放笔直干了。

0066bMmSzy6WxcVzMNvf5&690.png

写至此,发觉又是几千来字了,本还想谈谈余下几位所存在的我所臆想的“偏见”,很怕收束不住而越写越多,仿佛没有一个尽头似的,所以,关于这几位先生与他们偏见之种种也许非常辩证的关系,好比偏见本身这个很容易牵扯过多的有趣话题,也只能以俟来日了,希望这篇小文能够在敦促自我走出偏见走向正见的同时,如野人献曝,给予大家一些小小参考,那我这颗充满偏见的狭隘心灵,也多少可以自我告慰了:告慰自己偏见虽多,或者程度还不深,因为还能想到抛砖引玉般抛出自己的种种偏见,从而让大家阅目过后,怀着一种企盼集思广益的揣想,而一步步地,像拥抱真理那样奔向我们翘首以待的——正见。

最新星云假说:事实判断与价值判断及其他可以看看这篇名叫迅雷云存储: 对迅雷玩客云及其投资价值的分析与判断 (一)的文章,可能你会获得更多星云假说:事实判断与价值判断及其他

酷酷头像: 遁世无闷:崔永元大体如何?,缺失:酷酷头像

我们找到第1398篇与遁世无闷:崔永元大体如何?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遁世无闷:崔永元大体如何?

酷酷头像

起手本卦泽风大过:栋桡。利有攸往,亨。《彖》曰:大过,大者过也。“栋桡”,本末弱也。刚过而中,巽而说行,“利有攸往”,乃“亨”。大过之时大矣哉。《象》曰:泽灭木,大过。君子以独立不惧,遁世无闷。初六:藉用白茅,无咎。《象》曰:藉用白茅,柔在下也。

大过就是弄过了头,此卦两头阴而阳居中,是两头弱而中间强,比喻栋梁有不堪重负随之摧折之险,故而说“栋桡”,本末弱也。但因为内外卦都是秉持阳刚中正,故而有内风行消散而外欢欣喜悦之像。所以古人认为是外出旅行可得亨通顺利。君子进不居功,退而无闷,只要秉持谦柔之道,必然逢凶化吉。

酷酷头像

变卦泽天夬卦:扬于王庭,孚号:“有厉。”告自邑:“不利即戎。”利有攸往。《彖》曰:夬,决也。刚决柔也。健而说,决而和。“扬于王庭”,柔乘五刚也。“孚号有厉”,其危乃光也。“告自邑,不利即戎”,所尚乃穷也。“利有攸往”,刚长乃终也。《象》曰:泽上于天,夬。君子以施禄及下,居德则忌。初九:舍尔灵龟,观我朵颐,凶。《象》曰:不胜而往,咎也。

夬卦有泽水漫天之像,一说象征大水决堤,另一说为水在天上大雨将至,象征君子当“施禄及下,居德则忌。”此卦内刚而外悦,说明只要坚持中正之道,即便一时阴居阳上,也能“利有攸往”,刚长乃终也。“扬于王庭”,柔乘五刚,无非是说崔目下的遭遇。但阴爻虽然居上,但其下五爻俱阳,则阳气猛烈上行必将冲决阴气的制约。初九说虽然脚趾很强健,但冒失的前进反而不能承受负担反而就是过失;这是告诫人们行事一定要小心谨慎,准备充分,否则就会面临力不胜任,咎由自取的后果。

酷酷头像

互卦为乾卦:元亨、利贞。《彖》曰: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云行雨施,品物流形。大明终始,六位时成,时乘六龙以御天。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大和,乃利贞。首出庶物,万国咸宁。《象》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初九:潜龙勿用。《象》曰:潜龙勿用,阳在下也。

一句话,坚持自强不息,尊奉中正天道,这就是元亨利贞。但初九微言大义,潜龙勿用,阳在下也。说明必须小心谨慎,秉持正义,积蓄力量,以求一逞。

酷酷头像

错卦山雷颐卦:贞吉。观颐,自求口实。《彖》曰:颐,“贞吉”,养正则吉也。“观颐”,观其所养也。“自求口实”,观其自养也。天地养万物。圣人养贤以及万民。颐之时大矣哉。《象》曰:山下有雷,颐。君子以慎言语,节饮食。初九:舍尔灵龟,观我朵颐,凶。《象》曰:观我朵颐,亦不足贵也。

这是崔当下要注意的,使用正道颐养自身则可获吉,而最大的正道首先是能自食其力。能自食其力者不必假求于人。虽然邪道也能获利,但终究是与天道相违的旁门。故而古人说“君子以慎言语,节饮食。”而初九也说,舍弃了灵龟这样的宝物,却来观看别人鼓着腮帮子吃饭,这是凶险。

酷酷头像

综卦还是大过卦,看来崔的对手也认为他这次弄过头了。但问题是大过始终是个阳盛阴弱的卦,而且变爻在本次测算中是第一爻,故而风险开头就能控制住的话自然全无大碍。崔永元这次只要按着潜龙勿用的策略谨言慎行、细致策划一定能够逢凶化吉,转危为安。故而看来崔的安危全无问题,而且要是按卦象说,这个事情的过程以乾卦贯通,这乾卦就是纯阳龙卦,而崔又是居于潜龙阶段,纯阳龙气自然护其周全。这说明崔得福于天,既然天意如此,这本就万无一失了。

最新遁世无闷:崔永元大体如何?可以看看这篇名叫崔永元大体如何?的文章,可能你会获得更多遁世无闷:崔永元大体如何?

我们找到第1篇与崔永元大体如何?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崔永元大体如何?

酷酷头像

起手本卦泽风大过:栋桡。利有攸往,亨。《彖》曰:大过,大者过也。“栋桡”,本末弱也。刚过而中,巽而说行,“利有攸往”,乃“亨”。大过之时大矣哉。《象》曰:泽灭木,大过。君子以独立不惧,遁世无闷。初六:藉用白茅,无咎。《象》曰:藉用白茅,柔在下也。

大过就是弄过了头,此卦两头阴而阳居中,是两头弱而中间强,比喻栋梁有不堪重负随之摧折之险,故而说“栋桡”,本末弱也。但因为内外卦都是秉持阳刚中正,故而有内风行消散而外欢欣喜悦之像。所以古人认为是外出旅行可得亨通顺利。君子进不居功,退而无闷,只要秉持谦柔之道,必然逢凶化吉。

酷酷头像

变卦泽天夬卦:扬于王庭,孚号:“有厉。”告自邑:“不利即戎。”利有攸往。《彖》曰:夬,决也。刚决柔也。健而说,决而和。“扬于王庭”,柔乘五刚也。“孚号有厉”,其危乃光也。“告自邑,不利即戎”,所尚乃穷也。“利有攸往”,刚长乃终也。《象》曰:泽上于天,夬。君子以施禄及下,居德则忌。初九:舍尔灵龟,观我朵颐,凶。《象》曰:不胜而往,咎也。

夬卦有泽水漫天之像,一说象征大水决堤,另一说为水在天上大雨将至,象征君子当“施禄及下,居德则忌。”此卦内刚而外悦,说明只要坚持中正之道,即便一时阴居阳上,也能“利有攸往”,刚长乃终也。“扬于王庭”,柔乘五刚,无非是说崔目下的遭遇。但阴爻虽然居上,但其下五爻俱阳,则阳气猛烈上行必将冲决阴气的制约。初九说虽然脚趾很强健,但冒失的前进反而不能承受负担反而就是过失;这是告诫人们行事一定要小心谨慎,准备充分,否则就会面临力不胜任,咎由自取的后果。

酷酷头像

互卦为乾卦:元亨、利贞。《彖》曰: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云行雨施,品物流形。大明终始,六位时成,时乘六龙以御天。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大和,乃利贞。首出庶物,万国咸宁。《象》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初九:潜龙勿用。《象》曰:潜龙勿用,阳在下也。

一句话,坚持自强不息,尊奉中正天道,这就是元亨利贞。但初九微言大义,潜龙勿用,阳在下也。说明必须小心谨慎,秉持正义,积蓄力量,以求一逞。

酷酷头像

错卦山雷颐卦:贞吉。观颐,自求口实。《彖》曰:颐,“贞吉”,养正则吉也。“观颐”,观其所养也。“自求口实”,观其自养也。天地养万物。圣人养贤以及万民。颐之时大矣哉。《象》曰:山下有雷,颐。君子以慎言语,节饮食。初九:舍尔灵龟,观我朵颐,凶。《象》曰:观我朵颐,亦不足贵也。

这是崔当下要注意的,使用正道颐养自身则可获吉,而最大的正道首先是能自食其力。能自食其力者不必假求于人。虽然邪道也能获利,但终究是与天道相违的旁门。故而古人说“君子以慎言语,节饮食。”而初九也说,舍弃了灵龟这样的宝物,却来观看别人鼓着腮帮子吃饭,这是凶险。

酷酷头像

综卦还是大过卦,看来崔的对手也认为他这次弄过头了。但问题是大过始终是个阳盛阴弱的卦,而且变爻在本次测算中是第一爻,故而风险开头就能控制住的话自然全无大碍。崔永元这次只要按着潜龙勿用的策略谨言慎行、细致策划一定能够逢凶化吉,转危为安。故而看来崔的安危全无问题,而且要是按卦象说,这个事情的过程以乾卦贯通,这乾卦就是纯阳龙卦,而崔又是居于潜龙阶段,纯阳龙气自然护其周全。这说明崔得福于天,既然天意如此,这本就万无一失了。

  • 酷酷头像:泉水叮咚响:湖北赤壁:泉水叮咚响

  • 酷酷头像:费马大定理证明了全世界数学家都是白痴

  • 酷酷头像:此地无银三百两下一句

  • 酷酷头像:烂漫满屋:对联精选新编(1000副)【经典春联

  • 酷酷头像:一念放下万般自在

  • 高西庆:已放弃市场起决定作用的原则

  • 酷酷头像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