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唯美大杂烩! 手机访问: > 美词美句 > 古典诗句 > 诗词鉴赏《鹧鸪天.送廓之秋试》网站地图

古典诗句

诗词鉴赏《鹧鸪天.送廓之秋试》

心溪来自:广东省 广州市 从化区 时间:2020-05-10 22:54:05 坐标: 388230°

精选的诗词鉴赏《鹧鸪天.送廓之秋试》

鹧鸪天·送廓之秋试

宋代:辛弃疾

白苎新袍入嫩凉。春蚕食叶响回廊,禹门已准桃花浪,月殿先收桂子香。

鹏北海,凤朝阳。又携书剑路茫茫。明年此日青云去,却笑人间举子忙。

诗人简介: 辛弃疾(1140-1207),南宋词人。原字坦夫,改字幼安,别号稼轩,汉族,历城(今山东济南)人。由于辛弃疾的抗金主张与当政的主和派政见不合,后被弹劾落职,退隐江西带湖。

译文:

廓之你在这初秋微凉的天气、穿着白色苎麻织成的新衣、离开我去参加科举考试。我仿佛看到了你以后参加考试的情景,你将与其他考生们一道在考场里专心致志地书写,犹如春蚕啃食桑叶,回廊里沙沙有声。乡试放榜时飘拂的桂花香已经先散向了月殿,你一定能名登桂榜,蟾宫折桂;不仅如此,连下一年桃花浪涌起时像鱼跃龙门一样考试得中的会试也已经为你准备好了。

现在你携带着书和剑走向应试的辽远广阔之路,就像鲲鹏从北海展翅翱游到南海,又像凤凰飞向东升的太阳。明年的今天,你早已青云直上,那时你可以轻松愉悦地闲看世间的举子还在为功名奔忙。

扩展资料

创作背景:

 1186年,宋孝宗淳熙十三年,范廓之(范开)离开家乡踏上参加科举考试之路,他的恩师辛弃疾临别之际为自己的学生赠诗一首。

写这首诗的时候,正是一个微凉的秋日午后,诗人一边酝酿,一边想象着自己的学生穿着白色苎麻织成的新衣,与其他考生们一道在考场里专心致志地写作。落笔的声音犹如春蚕啃食桑叶,在走廊里清脆地回响.

哀范君三章诗词的赏析?

《哀范君三章》描绘了范爱农“华颠萎寥落,白眼看鸡虫”的倔强形象,赞扬了范爱农洁身自好、蔑视权贵的高尚品质。

在诗中,诗人关切地询问范爱农在天之灵“独沉清冽水,能否涤愁肠?”感情多么真挚深厚!在诗中,诗人还深刻地揭示了造成范爱农悲剧的社会原因,是“世味秋荼苦,人间直道穷”,“狐狸方去穴,桃偶已登场”。

这就形象地说明了辛亥革命没有完成反帝反封建的任务,社会照旧没有公正是非,坏人当道,好人受欺。

蝶恋花 赵令时古诗词赏析

蒂斯黛儿是美国的著名浪漫主义女诗人,她的诗大很多都是在探讨爱情的真谛,语言简练而富有哲理,同时带有浓郁的后现代主义色彩,这首诗也不例外,诗中的“爱”指的是爱情、爱神,而“个”是指“次”,“我送给第一个爱欢笑”实际上就是“我第一次送给爱神的是欢笑”,蒂斯黛儿在婚前曾有过一次初恋,虽然两个人最终并没有结合到一起,但初恋毕竟是女人最值得珍惜的感情之一,回忆又是最欢乐和温馨的,而得不到的东西往往又让人觉得无比美好,所以蒂斯黛儿才说“第一个爱给了我歌声”,“我送给第二个爱泪水”是指诗人在婚后的生活并不如意,虽然蒂斯黛儿的丈夫很爱她,但两个人的性格爱好大相径庭,再加上蒂斯黛儿患有严重的神经系统疾病,两个人的生活并不十分愉快,这让蒂斯黛儿十分苦恼(后面的那个叹词是专为加深这种感情的),所以她才这么说,不过痛苦会让人更加深入地去思索,蒂斯黛儿也因此那个更加深入地去探索爱情甚至人生的真谛,“领会的眼神”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所有这些年来,我都送给第三个爱沉默”就是”我最终选择了沉默“,因为蒂斯黛儿的丈夫并不是不爱她,但看个人在一起却并不快乐这应该怪谁呢?然而沉默会更发人深省,思索会更令人充实,因此诗人说”是第三个爱给了我自我的灵魂“。

赏析你可以根据自己的理解加以补充。

诗歌《酬李穆见寄》赏析

刘长卿在前两句之中巧妙地隐括了李穆原唱的诗意,毫不著迹,运用入化。

后两句则进而写主人盼客至的急切心情。

这里仍未明言企盼、愉悦之意,而读者从诗句的含咀中自能意会。

年长的岳父亲自打扫柴门迎接远方的来客,显得多么亲切,更使人感到他们翁婿间融洽的感情。

“欲扫柴门”句使人联想到“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杜甫《客至》)的名句,也表达了同样欣喜之情。

末句以景结情,更见精彩,其含意极为丰富。

“青苔黄叶满贫家”,既表明贫居无人登门,颇有寂寞之感,从而为客至而喜;同时又相当于“盘飧市远无兼味,樽酒家贫只旧醅”的自谦。

称“贫”之中流露出好客之情,十分真挚动人。

天净沙秋思 诗词鉴赏,感谢!!

《遇旧友》是明末清初诗人吴伟业创作的一首五言律诗。

这首诗写诗人在经过离乱岁月之后与老友偶然相逢,与其艰难相认之后把酒倾诉感悟并邀老友移家为邻的情景。

既传达出诗人与故旧相逢的复杂情感,又蕴含着诗人在明亡之后宁可闲居度日,不肯屈节仕清的思想。

全诗写二人相遇、相认、相诉酸辛,一气贯注,自然流走,意味隽永。

遇旧友已过才追问,相看是故人。

乱离何处见,消息苦难真。

拭眼惊魂定,衔杯笑语频。

移家就吾住,白首两遗民。

希望能帮助到你

谭依玲我爱你,开头诗歌赏析

此词极力渲染元宵节观灯的盛况。

先写灯火辉煌、歌舞腾欢的热闹场面。

花千树, 星如雨,玉壶转,鱼龙舞。

满城张灯结彩,盛况空前。

接着即写游人车马彻夜游赏的欢 乐景象。

观灯的人有的乘坐香车宝马而来,也有头插蛾儿、雪的女子结伴而来。

在倾 城狂欢之中,词人却置意于观灯之夜,与意中人密约晤,久望不至,猛见那人却在 灯火阑珊处”。

结尾四句,借“那人”的孤高自赏表明作者不肯同流合污的高洁品格。

全词构思新颖,语言工巧,曲折含蓄,余味不尽。

-------------------------------------------------】“他”就是你魂牵梦绕的那个人。

原词指的是柳三变

匹配到与"诗词鉴赏《鹧鸪天.送廓之秋试》"有关的[朱熹-诗词《鹧鸪天]

精选的朱熹-诗词《鹧鸪天

《鹧鸪天》

宋代 朱熹

已分江湖寄此生。长蓑短笠任阴晴。鸣桡细雨沧洲远,系舸斜阳画阁明。

奇绝处,未忘情。几时还得去寻盟。江妃定许捐双佩,渔父何劳笑独醒。

《鹧鸪天(叔怀尝梦飞仙,为之赋此。归日以呈茂献待郎,当发一笑)》

宋代 朱熹

脱却儒冠着羽衣。青山绿水浩然归。看成鼎内真龙虎,管甚人间闲是非。

生羽翼,上烟霏。回头只见冢累累。未寻跨凤吹箫侣,且伴孤云独鹤飞。

《鹧鸪天(江槛)》

宋代 朱熹

暮雨朝云不自怜。放教春涨绿浮天。只令画阁临无地,宿昔新诗满系船。

青鸟外,白鸥前。几生香火旧因缘。酒阑山月移雕槛,歌罢江风拂玳筵。

鹧鸪天晏几道诗词

诗词正文 鹧鸪天 宋·周紫芝 一点残红欲尽时。

乍凉秋气满屏帏。

梧桐叶上三更雨,叶叶声声是别离。

调宝瑟,拨金猊。

那时同唱鹧鸪词。

如今风雨西楼夜,不听清歌也泪垂. 诗词注解 【注释】①残红:此指将熄灭的灯焰。

②调:抚弄乐器。

③金猊:狮形的铜制香炉。

这句指拨去炉中之香灰。

④西楼:作者住处。

【评解】此词写梧桐秋雨引起的离愁别绪。

上片借景抒情。

残灯将尽,屏帏乍寒,夜雨梧桐,声声别离。

下片写当日的欢乐和今日的凄凉。

忆昔伤今,悲不自胜。

全词和婉细腻,意境清幽。

【集评】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因听雨而有感。

起点夜凉灯残之时,次写夜雨,即用温飞卿词意。

换头,忆旧时之乐。

“如今”两句,折到现时之悲。

“不听清歌也泪垂”,情深语哀。

----------------------这首词写秋夜怀人,回环婉曲,情景相生,而吐语天成,毫无着力痕迹。

词中抒情主人公是男性,怀念的对象是一位歌女,因久别相思而为之“泪垂”。

孙竞评周词曰:“清丽婉曲。

”移评此词,亦可谓中肯之语。

上片首句“一点残红欲尽时”,写夜静更阑,孤灯将灭的景象。

不说孤灯残烛,而说“一点残红”,盖油将尽则焰色暗红,形象更为具体。

写灯,则灯畔有人;写残,则灯欲尽而夜已深;注意到“残红欲尽”,则夜深而人尚无眠,都可想见。

到下句“乍凉秋气满屏帏”,则从感觉凉气满屏帏这一点上进一步把“人”写出来了。

“乍凉”是对“秋气”的修饰词,虽然是从人的感觉得出,但“乍凉秋气”四字还是对客观事物的描述,到了“满屏帏”,这才和人的主观感受结合起来,构成一种凉气满室而且凄凉满怀的境界。

以上两句,从词人的视觉转到身上的感觉,将夜深、灯暗、而又清冷的秋夜景况渲染托出。

以下两句再作进一步的铺展——“梧桐叶上三更雨,叶叶声声是别离”。

上句似乎是笔锋一转,由室内写到室外了。

但如细加体味,这两句原是一个意,是透露出男主人公心中的离愁的。

离愁本是存在、潜伏着的,由于听到了“声声”,而触发,而加浓了。

这“声声”,是来自楼外的“梧桐叶上三更雨”。

梧桐”一句,是为了渲染男主人公心中的离愁别恨而设置的,所谓“因情造景”者是。

这两句的落脚点仍是那听到了“声声”的人,即楼内人,写他的听雨心惊,这还是写的“室内”。

两句化用温庭筠《更漏子》词“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

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

作者把“滴到明”的意思先寄在“残红欲尽”处,又把“叶叶声声”同“别离”即离情画了等号,也还是有点新意。

词的上片把人的感情写得如此深沉,却未用明着道出,而是于平淡之语中隐含款款深情。

下片回忆中的欢乐之音与上片离别后的凄凉雨声,构成昔欢今悲的鲜明对比。

过变承接“别离”意脉,写出昔聚今离、昔乐今愁的强烈对比,主人公的感情波澜起伏更大。

“调宝瑟”三句是对昔日欢聚的追忆,由“那时”二字体现。

“调宝瑟”是奏乐,“拨金猊”是焚香,“同唱鹧鸪词”是欢歌,三件事构成一个和谐的生活场景,也是艺术场景。

从中交代出男主人公所以为之产生离愁别苦的那人是歌女身份,两人有过恋爱关系。

当时他们一个调弦抚瑟,使音调谐和;一个拨动炉香,使室中芳暖。

在这无限温馨的情境中“同唱鹧鸪词”,此乐所以使他至今不忘。

“金猊”是铜制的燃香器具,成狻猊形。

陆游《老学庵笔记》卷四记:“故都紫宸殿有二金狻猊,盖香兽也。

故晏公(殊)冬宴诗云:‘狻猊对立香烟度。

’”“鹧鸪词”当指歌唱男女爱情的曲子。

“鹧鸪”在唐宋词中大都以成双欢爱的形象出现。

温庭筠《菩萨蛮》中的“双双金鹧鸪”,李珣《菩萨蛮》中的“双双飞鹧鸪”,顾夐《河传》中的“鹧鸪相逐飞”,都是作为男欢女爱的象征。

本词用“鹧鸪词”作为“同唱”的内容,其用意也在于此。

这个“同”字既揭示了主人公与“别离”者的关系,还追忆了温馨欢乐的昔聚之情,同时也就开启了今别孤单痛苦之门,盖言“那时同”,则“如今”之不“同”可知矣。

于是词笔转回到“如今风雨西楼夜”的情境,连贯上片。

当此之际,许多追昔抚今的感叹都在不言之中了,只补一句,就是“不听清歌也泪垂”!本来因有离愁别苦而回忆过去相聚同歌之乐以求缓解,不料因这一温馨可念的旧情而反增如今孤栖寂寞的痛苦。

这个“泪”是因感念昔日曾听清歌而流,如今已无“清歌”可听了,而感旧的痛泪更无可遏止。

为什么?如今身处“风雨西楼夜”,自感秋夜之凄凉,身心之孤独“泪”是因此而“垂”的。

“也泪垂”的“也”,正是从上句派生出来的,当然离不开昔日欢娱而今冷落这个背景。

“不听清歌”四字,正是概括地写出了这个背景。

末尾两句,以“如今”作为昔与今、喜与悲的转折词,以否定语气点出别离之苦,再相见之难,较直说更发人深思。

此词条用昔与今、悲与喜、正说与反说两相比照的手法,表情达意委婉曲折而又含蓄层深。

全词通体浅语深情,虽“江平风霁、微波不兴,而汹涌之势,澎湃之声,固已隐然在其中。

朱敦儒的《鹧鸪天》,求鉴赏

此词系作者从京师返回洛阳后所作,故题为“西都作”。

该词是北宋末年脍炙人口的一首小令,曾风行汴洛。

词中,作者以“斜插梅花,傲视侯王”的山水郎自居,这是有深意的。

据《宋史·文苑传》记载,他“志行高洁,虽为布衣而有朝野之望”,靖康年间,钦宗召他至京师,欲授以学官,他固辞道:“麋鹿之性,自乐闲旷,爵禄非所愿也。

”终究拂衣还山。

这首《鹧鸪天》,可以说是他前期词的代表作,也是他前半生人生态度和襟怀抱负的集中反映。

“疏狂”二字为此词之目。

“疏狂”者,放任不羁之谓也。

词人之性格如此,生活态度如此,故尔充分显现其性格与生活态度的这首词,艺术风格亦复如此。

“我是清都山水郎!”出口便是“疏狂”之语“清都”本自《列子·周穆王》,“清都紫微,钧天广乐,帝之所居。

”即传说中天帝之宫阙者是。

“山水郎”,顾名思义,当为天帝身边主管名山大川的侍从官。

可以名正言顺地尽情受用如此至情至性的美差,真个是“天教分付与疏狂”!上片四句二十八字,本自陶渊明之所谓:“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归田园居》五首其一)一意。

陶渊明之后,隐逸诗人、山水诗人们各骋才力,所作名章隽语,即便不逾万数,也当以百千计,但像朱敦儒这样浪漫、超现实的奇妙构思却并不多见。

词的下片用独特笔法为读者塑造了李白之外的又一个“谪仙人”。

他连天国的“玉楼金阙”都懒得归去呢,当然不肯拿正眼去看那尘世间的王侯权贵。

由此愈加清楚地见出,上片云云,与其说是对神仙世界的向往,毋宁认作对玉皇大帝的狎弄。

这倒也不难理解,感觉到人世的压抑、渴望到天国去寻求精神解脱的痴人固然所多有;而意识到天国无非是人世的翻版,不愿费偌大气力,换一个地方来受束缚的智者亦不算少。

词人就是一个。

他向何处去寄托身心呢?山麓水湄而外,惟有诗境与醉乡了。

于是有“诗万首,酒千觞”,有“且插梅花醉洛阳”。

洛花以牡丹为最。

宋周敦颐《爱莲说》云:“牡丹,花之富贵者也。

”词人志向高远自然不肯垂青于自唐以来,颇受推崇的牡丹,而宁取那“千林无伴,淡然独傲霜雪”(《念奴娇》)的梅花了。

清人黄蓼园曰:“希真梅词最多,性之所近也。

”(《蓼园词选》)故而词人不说“且插牡丹醉洛阳”,偏云“且插梅花醉洛阳”,盖另有寄托。

作者选中梅花,是取其品性高洁以自比。

“高洁”与“疏狂”,一体一用,一里一表,有机地统一词人身上。

惟其品性“高洁”,不愿与世俗社会沆瀣,才有种种“疏狂”。

此词体现了词人鄙夷权贵、傲视王侯的风景,读来令人感佩。

无论从内容或艺术言之,这首词都堪称朱词中具有代表性的作品,是一首“天资旷远”,婉丽流畅的小令。

全词清隽谐婉,自然流畅,而且前后呼应,章法谨严。

上片第一句“天教懒慢带疏狂”,下片的“诗万首,酒千觞,几曾着眼看侯王”和“且插梅花醉洛阳”,表现了词人的潇洒、狂放和卓尔不群,照应了“疏狂”:“玉楼金阙慵归去”则照应了“懒慢”。

文雅一点的诗词

菩萨蛮 萧萧几叶风兼雨,离人偏识长更苦。

欹枕数秋天,蟾蜍下早弦。

夜寒惊被薄,泪与灯花落。

无处不伤心,轻尘在玉琴。

临江仙 点滴芭蕉心欲碎,声声催忆当初。

欲眠还展旧时书。

鸳鸯小字,犹记手生疏。

倦眼乍低缃帙乱,重看一半模糊。

幽窗冷雨一灯孤。

料应情尽,还道有情无? 虞美人 银床淅沥青梧老,屧粉秋蛩扫。

采香行处蹙连钱,拾得翠翘何恨不能言。

回廊一寸相思地,落月成孤倚。

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

山花子 林下荒苔道韫家,生怜玉骨委尘沙。

愁向风前无处说,数归鸦。

半世浮萍随逝水,一宵冷雨葬名花。

魂是柳绵吹欲碎,绕天涯。

采桑子 谁翻乐府凄凉曲?风也萧萧,雨也萧萧,瘦尽灯花又一宵。

不知何事萦怀抱,醒也无聊,醉也无聊,梦也何曾到谢桥。

浣溪沙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

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

当时只道是寻常。

鹧鸪天这首诗的意思

1、诗意 《鹧鸪天·林断山明竹隐墙》是宋代文学家苏轼的词作。

此词作于作者贬谪黄州时期,是他当时乡间幽居生活的自我写照。

全词描绘了一幅夏日雨后的农村小景,表现的是作者雨后游赏的欢快、闲适心境,抒发自己雨后得新凉的喜悦。

2、原文 鹧鸪天 林断山明竹隐墙,乱蝉衰草小池塘。

翻空白鸟时时见,照水红蕖细细香。

村舍外,古城旁,杖藜徐步转斜阳。

殷勤昨夜三更雨,又得浮生一日凉。

3、译文 远处郁郁葱葱的树林尽头,有耸立的高山。

近处竹林围绕的屋舍边,有长满衰草的小池塘,蝉鸣缭乱。

空中不时有白色的小鸟飞过,塘中红色的荷花散发幽香。

在乡村的野外,古城墙的近旁,我手拄藜杖慢步徘徊,转瞬已是夕阳。

昨夜天公殷殷勤勤地降下一场微雨,今天又能使漂泊不定的人享受一日的爽心清凉。

...

诗词鉴赏《鹧鸪天.送廓之秋试》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