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唯美图片网! 手机访问:那声音常在我心田

生活课堂

那声音常在我心田

吕正刚来自:美国 Alabama.阿拉巴馬州 图斯孔比亚.Tuscumbia 时间:2019-04-09 14:48 坐标: 318268°

我们找到第1篇与那声音常在我心田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那声音常在我心田

那夜,我失眠。

当夜幕逐渐爬上夜空,黑暗滚滚袭来,吞噬着那最后一丝光亮。蠕动的云朵随着风儿去玩耍了,月亮出来了,几颗辰星在碧空如洗的天空中闪烁,好像有人小心翼翼地举着蜡烛一般。黑暗的夜晚显得那么神秘、深不可测,银白的月光透过纱窗偷偷溜进我的房间。微凉的月光让我的每一个细胞都万分清醒,远处幽幽地传来几声低沉的犬吠,似在低声呜咽,诉说着一个无法言语的痛楚。

门被轻轻地推开了,黑暗入侵,光明起身反抗,此时光与暗正此消彼长,在光与暗的分界线中浮现的瘦弱身影正是母亲。她快步走到我身边并轻轻倚在床边帮我把被子理了一番,对我微微一笑。月光照耀着她,现出了那含笑的鱼尾纹,两鬓的苍白发丝正与银白的月光遥相呼应,眼中的着急与爱怜暴露无遗。我不经一愣,自己多长时间没有认真端详母亲了:她有几缕作文苍发?有几丝皱纹?有几分瘦弱……这些我全然不知。“老”难道意味着失去所有人的关注吗?包括她最疼爱的人?

此时,母亲没有任何的言语,只是轻轻唱道:“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不觉黑暗如决堤的洪水向我袭来,吞没了我的眼睛,也吞没了我。心在哭泣,哀伤的灵魂浮现出一幅画面:一个略显成熟的妇女倚在一个织编的婴儿床旁边,正轻轻地为一个幼小的婴儿歌唱。

此刻,我依旧睁眼轻躺在宿舍的床上,记忆中的情景正与此刻交融,只是少了母亲,心中怅然若失,总觉得少了最重要的那一部分。银白的月光照耀着我那略显粗糙的皮肤,如今的少年已不再是那个稚嫩的婴儿,耳畔又一次响起母亲的歌声。上眼皮和下眼皮正在打架,不久意识便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不觉一滴温热的液体顺着脸颊留下。

母亲,耳边又响起了你那轻声地歌唱……

  • 那声音常在我心田:那声音常在我心田作文

  • 那声音常在我心田

    我们找到第1篇与那声音常在我心田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那声音常在我心田

    那夜,我失眠。

    当夜幕逐渐爬上夜空,黑暗滚滚袭来,吞噬着那最后一丝光亮。蠕动的云朵随着风儿去玩耍了,月亮出来了,几颗辰星在碧空如洗的天空中闪烁,好像有人小心翼翼地举着蜡烛一般。黑暗的夜晚显得那么神秘、深不可测,银白的月光透过纱窗偷偷溜进我的房间。微凉的月光让我的每一个细胞都万分清醒,远处幽幽地传来几声低沉的犬吠,似在低声呜咽,诉说着一个无法言语的痛楚。

    门被轻轻地推开了,黑暗入侵,光明起身反抗,此时光与暗正此消彼长,在光与暗的分界线中浮现的瘦弱身影正是母亲。她快步走到我身边并轻轻倚在床边帮我把被子理了一番,对我微微一笑。月光照耀着她,现出了那含笑的鱼尾纹,两鬓的苍白发丝正与银白的月光遥相呼应,眼中的着急与爱怜暴露无遗。我不经一愣,自己多长时间没有认真端详母亲了:她有几缕作文苍发?有几丝皱纹?有几分瘦弱……这些我全然不知。“老”难道意味着失去所有人的关注吗?包括她最疼爱的人?

    ......
  • 那声音常在我心田相关文章